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7章 倾世宠妻(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不陪着你,又能陪着谁呢?”谢东篱亲了亲她的额头,抱着她坐在圈椅里,挤得很近,一点缝隙都没有留。

    第二天,天正帝国皇宫前的空地上,旌旗招展,大军俨然。

    天正帝国皇帝谢东篱和大将军慕容长青在这里誓师,要带着大军去往前北齐国京城附近的琉璃河边,要在那里跟祖神的军队做最后的决战。

    盈袖抱着儿子“元宝”,坐在銮车里过来送行。

    谢东篱穿着一身盔甲,来到她的銮车前,伸手撂开车帘,探身进去,抱着她怀里的“儿子”亲了亲,低声嘱咐了几句,就不顾而去。

    他没有骑马,而是坐着一辆非常大的黑色磁石车。

    铁车里面的最角落处有一个小小的屏风。屏风后就是正在呼呼大睡的元宝。

    这才是他们的儿子。

    盈袖抱着的这个“元宝”,只是谢东篱做出来的傀儡偶人。

    谢东篱的这辆磁石车算是他的大将军行辕,因此守卫严密,一般人都不能进来。

    就连慕容长青也只能在外面回话。

    谢东篱用磁石打造的这辆车,彻底隔绝了祖神的耳目。

    不过祖神这些日子的注意力,都在盈袖身上。

    它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知道她怀里的孩子是她的宝贝,甚至比谢东篱还重要。

    因此谢东篱带着慕容长青出征之后,祖神非常欣喜。

    因为这是它唯一能接近盈袖的机会。

    但是盈袖的寝宫也是用磁石加固过的,祖神根本没有办法真的靠近。

    而让别人来做这件事,它又不放心。

    其实真实原因是,它的能量用一点就少一点,已经不能浪费在别的无关紧要的人身上了。

    ……

    谢东篱出征后一个多月的深夜里,盈袖伏在寝宫外殿的书案上将所有的奏章终于都批阅完了。

    谢东篱走了之后,朝中政事大部分都交给归附的前南郑国皇帝郑昊做主,郑昊如今是天正帝国的大丞相,但是盈袖以皇后身份监国,所以需要下旨的事,都要由她决定。

    而且那些郑昊批阅过的奏章,盈袖也要再看一遍。

    她刚甩了甩手腕,就听见寝宫内殿传来一声急促的婴孩哭喊声。

    待她再侧耳倾听,那声音又不见了。

    “采芸?你在里面吗?”盈袖扬声叫了一声,放下毛笔,起身进了寝宫内殿。

    刚刚走到门口,一道黑影快似闪电,从她身旁掠过。

    “你是谁?给我站住!”盈袖低斥一声,伸出胳膊挡过去。

    那道黑影却虚晃一枪,绕了个圈子,在门口掉了下来。

    盈袖定睛一看,原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婴孩枕头!

    她心里一动,忙往寝宫内殿飞奔过去。

    进了内殿,只看见在内殿伺候“元宝”的宫女太监们个个东倒西歪地倒在地上。

    再到元宝的摇篮边上,看见里面乱糟糟的,枕头不见了,小被子一半搁在摇篮上,一半拖到地上,而里面睡着的“元宝”,已经不见了。

    “元宝!元宝!”盈袖大叫一声,一眼看见内殿的窗户大畅,半空中一架小小的飞船刚刚飞了出去,从里面好像还传出元宝的哭喊声。

    但是那哭声很快就消失在夜空当中,飞船也渐渐远去。

    “元宝!”盈袖发出撕心裂肺地一声大喊,飞身跃起,从窗户里跳了出去,追赶那半空中的飞船。

    那飞船不徐不疾地在前面慢悠悠地飞着,好像根本不关心下面来了多少人追击它。

    盈袖跑在最前面,后面还有闻讯追出来的禁军,个个手持弓箭,对着那半空中的飞船不断射击。

    他们的箭头带有磁石,但是射程并不是算远,大部分都走空了,射不到那飞船。

    盈袖的功力更厉害,好几次还是射到飞船了,但也只使那飞船稍稍偏离航道,没有起到很大作用。

    大家跟着那飞船追到一处空旷的地方,正要架起床弩再次击打,那飞船突然扔下一个网兜,正正好好将盈袖罩在里面,然后往上猛地一拖,竟然就将盈袖从那么多人当中一下子就拖走了。

    盈袖正等着祖神出手。

    她使了个苦肉计,才好进到祖神的飞船里面,跟祖神正面对决。

    不然的话,总是隔得那么远,够不着也打不到,实在很憋屈。

    而且虽然祖神正在衰弱,但是它能够存活的时间还是比人类要长得多。

    如果等它自己消耗完它的全部能量,人类不知道有多少代还要受它的奴役和折磨。

    盈袖一想到自己的儿子长大以后也要面临这个被祖神弄得千疮百孔的世间,根本就受不了。

    让祖神在她和谢东篱这一代手里消亡,是她和谢东篱共同的心愿。

    从天而降的网兜,从人群中带走了盈袖。

    半空中的飞船绕了个半圆,然后在众人面前消失了踪影。

    大家明白过来,刚才那飞船跑得那么慢,原来是故意消遣他们来着,是为了抓走他们的皇后娘娘!

    “太子也被带走了!”禁军们急了,分了几拨人报信,一拨去丞相阁找大丞相郑昊拿主意,一拨去找谢东篱,另一拨继续追踪那飞船。

    ……

    盈袖睁开眼睛的时候,有一刹那的怔忡,还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古早时期。

    这里是她曾经站立过的飞船,曾经跟祖神打过照面的地方。

    也是在这里,当年的盛琉璃投身熔炉,拥有了特殊晶体能量,化为与她的魂魄密不可分的紫琉璃。

    祖神这一次将她诳来,就是为了从她身上夺取紫琉璃的能量。

    “娘!”一声婴孩的哭喊惊醒了盈袖。

    她忙站起来,大声道:“你快把我的儿子还给我!你敢伤害我的儿子,信不信我跟你同归于尽!”

    她的声音决绝中带着凄惶,面上悲痛中带着紧张,完全是一副痛不欲生的慈母模样。

    祖神默默地注视了她半天,才打开战舰的中心控制仪。

    那是一个四面屏幕。

    盈袖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飞船船舱正中央屋顶上挂着的一个四四方方的匣子突然亮了起来,露出一个人的头像。

    那人的样子看不出性别,也许是男人,也许是女人,光着脑袋,脸上的五官生得非常端正,无懈可击,找不出任何不足的地方,但不知道是不是太完美了,反而没有任何引人注目的地方,完全谈不上美,当然,也绝对不丑。

    这个人脸出现在匣子里,静静地注视着盈袖。

    盈袖眨了眨眼,“……你就是祖神?”

    那人脸没有说话,倒是从另一个门里传来一阵啪啪的掌声。

    那门从后面被推开,夏凡和夏应佳带着笑容走了出来。

    夏凡怀里还抱着“元宝”,正笑眯眯地逗弄它。

    盈袖见状大叫一声:“元宝!”然后就扑了过去。

    夏凡伸臂一抬,将盈袖隔开,一只手护住自己怀里的孩子,笑着道:“谢夫人,不要着急啊,你儿子怪可爱的,送给我好不好?”

    “胡说!谁要送给你?孩子也是能送人的吗?”盈袖大怒,闪电般冲了过去,一把扣住了夏应佳的脉搏,对夏凡冷笑道:“你把我的儿子放了,我就把你的孙子放了。”

    夏应佳的功夫不错,但是在盈袖面前还是不够看的,只一个回合就被盈袖制住了要害,急忙朝夏凡道:“祖父大人!快救救我!”

    盈袖顺手勒住他的脖子,对夏凡再一次警告:“你放开我的儿子,我就放开你孙子!”

    夏凡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元宝,又看了看被盈袖制住的夏应佳,嗤笑道:“那我岂不是亏大了?刘小花那贱人的后代,怎么能跟我怀里的这个比?”

    “刘小花?”盈袖和夏应佳都是一怔,“刘小花是谁?”

    “祖父大人——!”夏应佳用尽全力才挤出几句话,却又被盈袖勒住了喉咙。

    “刘小花,就是你祖母啊,也是东元国的皇后齐雪筠。哈哈哈哈……你们想不到我偷梁换柱,把真的刘雪筠换走,弄了个乞丐女进宫吧?”夏凡笑得前仰后合。

    他守了一辈子的秘密,今天能够痛快说出来,真是心旷神怡。

    “不……不会……不是……”夏应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心里一急,突然迸发出一股力量,将盈袖隔开,朝夏凡冲了过去,“祖父大人!你把话说清楚!我祖母是东元国的皇后娘娘!不是什么乞丐女!”

    他一辈子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的身世,虽然不是东元国皇帝的后嗣,但是他一直认为他的血统只高不低。

    可是乍一听说自己身份高贵的祖母齐雪筠只是个假货,他跟疯了一样要夏凡说清楚。

    夏凡毫不在意地踹了他一脚,道:“刘小花是我亲自从乞丐堆里挑出来的,长得其丑无比。若不是我爹花了大功夫找盛家传人给她整容,她又如何能进得了宫,当得了皇后?”

    盈袖站在飞船的一道舱门旁边,见夏应佳被夏凡一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