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九鼎(4K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自从祖神被盈袖彻底消灭,中州大陆上就只剩下追剿那些曾经跟夏凡和元应佳勾结,企图对抗天正帝国的机械人战士。,

    对付这些机械人,用不着谢东篱亲自带大军平叛了,只要慕容辰和慕容长青两父子继续追剿就行了。

    三个月后,天正帝国一统中州大陆。

    谢东篱登上天正帝国开国皇帝的宝座,国号天元,后世称之为天元帝。

    立元盈袖为后,封同辉皇后,和天元帝并立朝堂,称二圣。

    天元帝和同辉皇后的嫡长子谢思元被立为太子,并大赦天下,将以前北齐国和南郑国里曾经抵抗过天正帝国大军的臣民们放了出来。

    这些人,总比那些大军一到就投降的人要有骨气一些。

    北齐国皇室自相残杀地差不多了,剩下的不是还在襁褓中的婴孩,就是已经七老八十快入土的老人。

    为表恩惠,天元帝谢东篱给北齐国皇室一个王位,世袭罔替,号称北齐王,没有封地,必须留在天正帝国的京城,而且要由齐氏宗室的族长决定每一任王位的归属。

    也算是王爷轮流坐,今年到我家。

    既表明了对这些前朝降臣皇室的恩惠,但又最大程度地分散了他们的力量,瓦解了他们的斗志。

    这一招,彻底让曾经北齐的皇室成员陷入世世代代对这个世袭王位的争夺,再也没有当日的雄心壮志,更无力对抗朝堂。

    对于南郑国的前皇室,天元帝谢东篱和同辉皇后元盈袖就好多了。

    南郑国的前皇室也得到一个南郑王的亲王王位,世袭罔替,但是和北齐王要由齐氏宗族的族长决定王位归属不同,南郑王的王位,指明要由前南郑皇帝郑昊和皇后沈遇乐的嫡系后嗣承继,别的南郑皇室后人没有资格染指这个王位。

    这个规矩,让南郑国的皇室减少了很多内乱的可能。

    而且南郑国皇室一直以来还是以大周的属国自居,并没有如同前北齐一样,有一统天下的雄心壮志,因此谢东篱和盈袖对南郑国皇室的处置完全不同。

    并且给将以前南郑国京城的那一片土地封给南郑王做封地,这个待遇,跟谢氏皇室后嗣封王的待遇差不多了。

    郑昊和沈遇乐当然知道这是谢东篱和盈袖感念当日的交情,对他们格外开恩的表示。

    因此他们约束子女,希望他们世世代代效忠谢氏皇族。

    天正帝国消灭了祖神和夏凡最后一批抵抗力量,分封诸王,论功行赏之后,国家的臣民终于能休养生息,重新开始建设自己的家园,享受大一统国家的好处。

    绝大部分人都心满意足,没有再起争端的心思。

    ……

    这一天,盈袖坐在皇宫的御花园里,看着几个孩子在身边跑跑跳跳,脸上笑意盈盈,只是她的身子自从跟祖神大战一场,失去了紫琉璃的力量之后,她也跟着衰弱了许多。

    谢东篱不惜以举国之力,到处搜寻药方和灵药,给她治病。

    盛家人更是住到宫里,每日三次给她问诊。

    她的健康好不容易稳定下来,没有继续恶化,但也没有好转的迹象。

    四月的天气,阳光暖融融地洒在大地之上,御花园的宫女太监,包括四处奔跑的小孩子都穿着夹衣,有些甚至穿着单衣,还出了汗。

    盈袖却披着白狐裘,手里拢着手炉,微笑着坐在四周挂着厚白帷幕的八角亭里,身上还一阵阵发冷。

    小刺猬阿财一直守在她身边,寸步不离。

    “母后,你饿不饿?元宝给你拿点心啊?”小元宝虽然已经被立为太子,但也只是个才两岁的孩子。

    盈袖抱着小元宝亲了亲,“母后不饿,你要吃点心就去吃吧。”

    小元宝高兴地跑出八角亭,让宫女带他和他的小伙伴去吃点心。

    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御花园只剩下盈袖坐在八角亭里,还有两个宫女两个太监束着手,低着头,站在八角亭下方。

    正是春末夏初,御花园里繁花绽放,团团的蝴蝶翩翩起舞,在阳光下熠熠生光,凤尾蝶,蓝羽蝶,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蝴蝶,落在一朵朵花上,比花朵还要美好。

    蜜蜂嗡嗡叫着,在繁花间飞来飞去。

    碧空如洗,白云朵朵,阳光温暖而不刺目。

    这样美好的世间,让她流连忘返。

    盈袖眯起眼睛,突然觉得有些头晕,忙用手撑着头,靠在八角亭的美人榻上闭目养神。

    小刺猬阿财便趁着这个当口爬出八角亭,找小元宝吃东西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盈袖心里一动,睁开眼睛,看见一个穿着青衣长袍的男子背着手,站在八角亭的圆桌旁边,饶有兴味地举着一碟小点心,迎着亭外的阳光细看。

    盈袖脸色黯了黯。

    这皇宫的守卫有多严密,她一清二楚,,这个陌生人是从哪里来的?

    而且,她虽然没有了紫琉璃,但是紫琉璃曾经跟她的魂魄相连,多少也留下点痕迹。

    因此她能够感觉到这个陌生人身上,有着跟祖神差不多的气息。

    盈袖慢慢坐直了身子,飞快地往八角亭外扫了一眼。

    两个太监和宫女依然弓着身子,低着头站在八角亭台阶下面两侧,似乎没有一个人意识到有个青衣男子进入了本该守卫森严的八角亭。

    这还是在皇宫内院。

    盈袖紧紧攥着自己的白狐裘,从长榻上站了起来,正要开口说话,那青衣男子已经放下手里的碟子,转身看着她,温和地笑了笑。

    这男子的长相非常普通,普通到过目即忘,甚至看见他的时候,人的意识都有些恍恍惚惚,根本不记得他的脸是什么样子的。

    只觉得不仅普通,而且和周围的环境无比和谐地融为一体,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出现在这里是多么的突兀。

    看不出他多大年纪,也许是中年人,但又不算老,目光犀利而又沉稳柔和,有一股吞吐天地的傲然和胸襟,但又可以平静地站在这里,如同千千万万个平凡普通人一样。

    这人的来头绝对不小,也非常难缠。

    第一眼看见这个人的时候,盈袖心底的震撼比第一次见到祖神的时候还要巨大。

    不过想到自己最疼的儿子和最爱的夫君都不在这里,盈袖的心情反而平静下来。

    只有她一个人,应该不难应付。

    她伸手捋捋自己的发髻,笑着点点头,“请问阁下从何而来?有何贵干?”

    那青衣人看着她不卑不亢,也不惊吓的样子,微微一笑,走到她面前,突然伸出手。

    盈袖虽然在病中,但是身手并没有减弱,可还是毫无还手之力,一下子就被那青衣人制住了。

    盈袖一下子咬住自己的下唇,压低声音道:“放手!”

    那人握住她的手腕比划了一下,然后放开,两根手指头搭在她的腕脉上,似乎在给她诊脉。

    盈袖怔了一下,想挣开自己的手腕,可是那青衣人只有两根手指头,也牢牢将她黏住,根本挣不开。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