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章 chapter4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梅特涅已经暗地里在谋划了。”

    弗兰茨看着面前的人。

    卡尔·路德维希把一些书信拿出来,那上面都是阿玛莉亚·梅特涅的亲笔信,除了写给他的,还有一些是不能为人所瞧见的。

    弗兰茨让沃尔特将信件收好。

    “你跟那个阿黛尔贡黛……”

    “弗兰茨,我又不是傻瓜。”卡尔·路德维希翻了个白眼。

    什么金盏花,什么巧遇,在维也纳宫廷里长大的人,哪里还有傻子。

    “梅特涅的女儿还有几分胆色,那个阿黛尔却差远了,你别以为她喜欢我,她不过是想把阿玛莉亚·梅特涅弄下去,她看上的是你,弗兰茨。”

    弗兰茨的手指在桌面上点了点。

    他略过了这个问题。

    “没什么事我就走了。”卡尔·路德维希有些不耐烦。

    “如果不忙的话,陪我下盘棋,卡尔。”弗兰茨说。

    卡尔·路德维希抿了抿嘴,然后坐下来了。

    “白棋还是黑棋?”

    “老样子。”卡尔·路德维希不在意地说,直到良久没看到弗兰茨的动作,他抬头望去,弗兰茨只是笑了一下,然后垂眸摆着手里的棋子。

    “很久没跟你下棋了。”弗兰茨说。

    卡尔·路德维希沉默了一下,然后道:“我依旧不想原谅你,可又能怎么样呢,随着时间过去,我总是会不自觉的原谅你,弗兰茨,你这个混蛋。”

    随着“混蛋”二字,棋局开始了。

    奥地利的一切本就是兄弟们一起守护的,苏菲的本意就是如此。

    梅特涅首相的府邸。

    首相大人年轻时是一个俊美的男人,他并不强健,却十分凶狠,在外交上别人一点便宜都占不到。

    他的功勋甚至大过了皇帝,弗兰茨的父亲,但那位有些弱智的皇帝对此并不在乎。

    梅特涅当然极为爱国,可人在*的熏陶下,只会泥足深陷。

    新皇帝是个聪明人,年轻人有自己的主张,甚至决定跟匈牙利议和,成为他们名义上的皇帝,那之前流血的士兵们不是一个笑话?他奥地利大国怎么需要答应匈牙利的条件!

    简直荒唐!

    “爸爸。”

    阿玛莉亚进来,看到梅特涅正在看一些信件,双眉蹙起。

    “怎么了?爸爸。”阿玛莉亚走过去问道。

    “皇帝的翅膀长硬了,在匈牙利的问题上,他像一个懦夫一样选择了退让。”梅特涅轻蔑道。

    阿玛莉亚遗传了梅特涅的样貌,那双漂亮的眼睛认真的看了一眼信件,最后咬着牙说:“一定是她!”

    “谁?”

    梅特涅看了一眼女儿,后者满面屈辱。

    “爸爸,还能是谁,当然是伊丽莎白那个女人,一定是她跟弗兰茨说了什么。”

    “冷静点,孩子。”

    阿玛莉亚深呼吸,她坐下来,喘着气儿。

    “我真不理解,弗兰茨怎么会选择那样的女人,她从不是被作为皇后培养长大的,那种贫穷的公主。”

    “别再惦记弗兰茨了,你该想想卡尔·路德维希。”

    “爸爸,我真不想要。”阿玛莉亚咬着嘴唇说,但在父亲严厉地看了她一眼后,她擦了擦眼泪。

    “是的,爸爸,我明白。”

    梅特涅拥抱自己的女儿。

    “你是我唯一的女儿,亲爱的阿玛莉亚,你当然会是皇后,既然弗兰茨选择了那种野丫头,就说明他没有担当皇帝的才能。”

    “你是对的,爸爸。”

    半个月之后,黎明如期而至。

    维也纳宫廷在晨曦中慢慢醒转过来。

    厚重的窗帘已经被拉起来了,只有一层薄纱遮挡着炙热的光线。

    颂仪穿着香金色的晨衣为弗兰茨梳洗穿衣。

    在抚平衣领上最后一丝褶皱,弗兰茨捉住了妻子的手,轻吻着,问:“你相信我吗?茜茜。”

    “是的,我相信。”颂仪回答。

    正如她第一次遇见这个人,无法谈论好坏,可他绝不是平凡之人。

    “我会在这里等你,弗兰茨,你会成功的,你做了最充分的准备。”颂仪说,踮脚亲吻了自己的丈夫。

    现在,她是妻子,也是奥地利的皇后。

    波比在寝殿的上空飞了一会儿,然后自顾自地决定要去正厅那儿,就像是最机灵的小家伙,那双黑豆豆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代替着颂仪瞧着弗兰茨如何坐稳他的位子。

    波比觉得等以后它有了孩子,就可以用骄傲的口吻告诉那些小家伙了,它们的爸爸当初可是目睹了那场政变。

    时间缓缓流逝。

    颂仪在寝殿内等待着。

    她不信神,也不信佛,但她相信弗兰茨,她的丈夫,奥地利的皇帝。

    整点的钟声敲响,有人进来了。

    不是弗兰茨,是苏菲。

    苏菲穿着优雅的暗紫色长裙,她的头发打理得十分顺滑,上面戴着一个高贵的水晶王冠,红宝石项链是如此的衬她,年近四十五的苏菲皮肤依旧细腻。

    颂仪几乎在心里惊叹:巴伐利亚没有丑姑娘,几个姊妹中又属苏菲性格最强势,配合她有些瘦削的脸倒真是十分合适。

    “母亲。”

    颂仪行礼,如今苏菲早已不会故意去为难她,以此来声明自己的地位。

    他们的关系说不上缓和,毕竟这里可是维也纳宫廷,而不是颂仪在巴伐利亚的那个温馨的家。

    一分荣宠,九分责任,这就是皇室。

    “我是来告诉你的,皇后,虽然你应该已经从哪儿得知了。”苏菲停顿了一下,那双跟她三儿子,路德维希·卡伦一样的眼睛注视着面前的年轻女人。

    “弗兰茨成功了,要我说,虽然他是我的儿子,但他也是一个胆大的冲动的年轻人,而我,被隐瞒着。”

    “没有人可以瞒得过您。”颂仪笑着说,若要说这儿最睿智和沉静的是谁,她一定会把票投给苏菲。

    皇帝也许聪明杰出,毕竟还太过年轻,若是苏菲强悍的不允许,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