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121:大剧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唐承悦气得吹胡瞪眼,“按照四舍五入,那女人都四十了,我也该去死了呢!”

    “别这么说,有个小可爱回来,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我走了啊。”说着就跳了出去。

    唐承悦看他那迫不及待的跑回去的背影,禁不住也笑了出来……这么夸自己的孩子,没出息。不过那女孩确实长得很漂亮,很可爱。

    五分钟后,只听那一头哐啷一声什么打翻的声音。

    唐承悦狠狠的一皱眉,臭小子,毛手毛脚的,这么大声音还不把孩子给吵醒了,还得他去看。门一打开就看到唐泉抱着孩子往外冲。

    他叫住,“唐泉,怎么了?”

    “她在高烧,刚还吐了,爸您去休息,我去医院。”头都没有回,快速冲出去,不一会儿便响来汽车引擎的低鸣。

    ……

    孩子没有什么大问题,水土不服。

    到医院检查开单吃药,又是两个小时去,凌晨三点。

    孩子已经退烧,可是眼泪旺旺的,抓着唐泉的手要妈妈,要给妈妈打电话。唐泉只得给胡沁打过去……

    那一头的人立马接起。

    “孩子在哪儿,我在机场。”

    唐泉说了在医院。

    胡沁顿时就急了,“唐泉孩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好,你快来就是。”

    没完?

    纵是孩子什么事都没有,唐泉也会跟她没完。

    放下手机,到床边拉着小东西的手,很温柔很温柔,“妈妈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宝宝要不要睡一觉,醒来就会看到好好,好不好?”

    小女孩先前也着实被折磨得很累,也是困了,“我要抱着睡。”

    “好,爸爸抱着宝宝睡。”

    唐泉爬上床,把小小的小女孩抱在怀里,拍着她的背。

    没一会儿的时间孩子就沉沉睡去。

    半小时后。

    房门被推开,胡沁风仆尘尘的跑了进来,唐泉立刻给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胡沁忍着一口气没有说话,到床边检查一下确实没有大问题后,狠命的瞪了眼唐泉,指指阳台。

    她先过去。

    唐泉把女儿放下,很轻柔的,生怕弄醒了女儿,到阳台。刚一走近,她愤然转过身,黝黑的瞳孔燃起了火苗,愤怒却又不得不压着声音:“你发什么疯!”

    “我没有发疯,我何时发疯了,那本来就是我的孩子。”

    “那不是你的!”女人怒。

    “没有我,你一个人生?”

    “没有你,我也会和别人生。”

    “没有我,你生得出这么漂亮的?”

    “没有你我一样能和别……唔。”

    他突然吻住了她,同时手也跟着抓住了他的手腕,桎梏 在她的身后,让她动弹不行,胸膛一压,把女人压向了后面的墙壁,凶猛缠绵的吻着她。

    半响后,他才松开。

    胡沁已经气喘吁吁。

    他谙暗的瞳孔 锁着她,声音很低很低:“劝你老实点,否则我要翻一翻你突然消失的旧帐!”

    胡沁抿着唇没有说话,暗色的光线里谁也不知她在想什么。

    唐泉抱住了她,把好搂在了自己的怀中,声音低低的但也柔柔的,“三年了,考虑好了吗?这三年,我可是一个异性都没有接触过。我在等,等那个让我爱到卑微的女人出现,我在等着她到我的面前来,说她想通了,差十岁就差十岁,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叹了口气,“原先我以为三年前那 位大哥,追了三年时间很久。没想到我竟然用了六年的时间,用了六年倒也罢了,还没有追到手。你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么?”

    手臂情不自禁的收紧,只想把这个女人钳进身体里面。三年前那一张妇科单,把他彻底打进了地狱,那段时间很多的事情,他简直快要撑不下去。后来撑了过来,想起那段时间,依旧会让他胸口一疼。

    亲人相继逝去,心爱的人打掉他们的孩子离开,无尽无夜的黑色日子。他以为他会怨她恨她,可是到了最后,依然是蚀骨的思念,一点一点的啃噬着他。

    张爱玲说:“望着你时,我觉得自己很低很低,低到了尘埃里,只是我的心里是喜欢的,于是从尘埃里开出花。”

    可能就是这样,他不知着了什么魔,变态的爱着这个女人,三年里也变态的想着她。所以见面,他什么也不愿意说,只 想着这三年来的想念,做一个终结。

    他想要的幸福就是她,如今又多了一个孩子,那就是幸福安稳。

    胡沁依然和三年前一样,唐泉说这种话时,她都是沉默,以沉默回应一切。

    孩子醒了,在里面哭着喊妈咪。胡沁和唐泉赶紧跑了进去,胡沁一把把女儿抱在怀里,女儿委屈的哭了出来。

    “妈咪,我病了……我又打了针,呜呜……”她最 讨厌的就是打针,然后指着唐泉,“是爸爸,爸爸把我摁着给我打的针,妈咪,我屁屁好疼……”

    唐泉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小样儿,真会告状。

    “宝宝不打针,病怎么会好了?还有……谁说他是你爸爸?”喊得这么顺口!!胡沁没好气的扫了眼唐泉,唐泉灿烂一笑。

    “妈咪,他不是我爸爸吗?”女孩从胡沁的怀里抬起头,坐在床上,水雾弥漫的眸中尽是茫然。

    唐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