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章 沈钦的时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现在的问题根本不在于她去了哪里,而是在于她怎么去的!”

    特别行动组小组长廖队抬高了声音,一脸的不满,“张局,兄弟们今晚也是仁至义尽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啊,炸弹、人质,涉外案件,全都特么是故弄玄虚,你说威尔森案的主谋要浮出水面了,最后连根毛影子都没有,现在又多了个挟持人质在逃的噱头——这要真是挟持人质,以这个案件的性质,张局,听我一句话,这事你根本兜不下来……必须是上到部里去的!按程序你不汇报我也得备案——但现在问题是我怀疑根本都不是挟持人质,这个刘小姐,主意多得很,自以为是得不得了,整个热闹都是她搞出来的,现在人还不见了,你能肯定她是被绑架的还是自己跑掉的?要我说,讲不定她自以为发现什么线索,自己去查了也不好说!”

    “就是啊,这不是把人当猴耍吗?这个传说中的幕后主使到底存在不存在啊?即使存在的话,现在证据能不能执行抓捕?张局,按程序讲,不可能凭这个霍德的只言片语就给他洗刷嫌疑吧?”

    “要做的事我看首先是清场,闲杂人等一律不能再参与案件了,张局,你就对局里的技术科这么没信心?我知道那个‘亚当’电脑技术很好,但系统内不可能没人对付得了他吧?”

    “这个案件现在到底还能不能算是案件?或者说到底算是什么样的案件,是否应该并案处理——”

    “够了!”一声断喝,终结了所有人的喧嚣,一直以来都是笑面迎人的张局,此时面沉似水,气势慑人。他阴沉地扫视着同事们,压低了声音,不容置疑地说道,“作为本次行动的总负责人,我的命令是,按照刘瑕小姐的思路,继续往前推进!在全市发出协查通知,全力追查刘瑕小姐的下落!”

    他环顾四周一圈,“另外,从现在开始封锁总部,许入不许出,清点今晚进出过的所有人员,逐个排查,不放过一个可疑的对象!”

    现场兴起一阵轻微的骚动:张局的言下之意,对所有人来说都不难误解——他这是在怀疑刘瑕的失踪,并非外部闯入者所为,或者她的个人意愿,而是在内部出现了叛徒……

    廖队和几个同事交换了一个眼神,他的语气明显有些保留,“好的,张局,立刻执行命令——但是,特警行动的时候,这些群众,是不是也该回避一下了?有他们在,我们怎么办案啊?”

    他虚虚地画了一个大圈,让人分不清他说的是谁,是在电脑前忙碌的沈钦,还是站在张局身边,现在脸色很不自然的连景云,又或者已经被安排到门外等候的沈三叔一行人。

    张局的语气斩钉截铁,“沈钦必须留下来!——其余的沈家人,的确可以走了。”

    他一边说一边转头,眼神最终落到了连景云身上,两师徒表情复杂地对视了片刻,张局一咬牙,“景云,你……现在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回去等消息吧!”

    “张局!”

    “局长——”

    祈年玉和几名小伙伴都惊呼了起来,张局锐眼立刻扫过去,“怎么?今天是反天了?怎么什么人都要来质疑一通?发表点议论?”

    “可,局长——”祈年玉一脸的欲言又止。

    “没什么,张老师是对的。”反而是连景云出面为张局说话,“我参与到现在,其实已经过界了……有纪律在呢,这么大的案子,可不能不讲究了。”

    祈年玉微微张嘴,震惊地望着师兄,他难以遏制地流露出失落与同情,连景云垂下头望着地面,肩膀也塌成了一条线,过了一会,又笑笑,抬起头尽力风轻云淡地说,“总之,别浪费时间了,我这就走,你们……多配合沈钦的脾气,一定要把人找到。”

    如此知情识趣,廖队等人脸上总算露出满意之色,连景云不看张局,低头走向门口,张局眼神复杂地目送他,但仅仅是数秒钟就收摄注意力,“楼顶组,霍德的炸药拆除了没有?”

    办公室内立刻恢复了刚才那忙乱嘈杂的范围,祈年玉也抓起电话,“交管中心吗,这里是市局特别行动小组……”

    “……你要去哪里?”

    一道轻声的疑问,打乱了刚刚恢复正常,或者说,终于恢复正常了的节奏,连景云转过身,所有人扭过脸,目光的焦点,再次落到了沈钦身上——他从电脑前转过身,语气轻柔、表情莫测。

    廖队发出大声的叹息,张局也有些无奈,连景云是意外的,“沈钦……你刚也听见我说的话了——”

    “谁说你留下来没有作用了?”沈钦打断他,语气依然平静,“你留下来的作用,就是配合我。除了你以外……”

    他扫了特警队一眼,“我不信任现场队的任何一个人。”

    张局还未说话,廖队已经忍无可忍,“我想请问了,这位沈先生,你一个小老百姓——”

    “我已经找到刘小姐了。”沈钦再次打断他,他和连景云四目相对,“我定位到了装载她的那辆车,她的gps信号就在上面。”

    廖队剩下的话就被噎在了嘴里,他滑稽地吞咽了几下,沈钦连眼尾都不扫他,“但亚当一直在干扰我,我不能离开电脑,只能在这里调度。”

    他依然平静地看着连景云,“我知道,警察有纪律,你们不可能配合我……就像是连先生说的一样,这很正常,我能理解,我不会强求——我只会找一个人来配合我。”

    “地址已经发到这部手机上,这条线路是安全的。”沈钦眼神深深,这一刻,他看来是如此的凌厉和冷迫,“连景云,我把她交给你了……保护好她。”

    连景云凝望沈钦,两个男人的视线带着千钧的力量,他伸出手,慢慢接过手机,“……我会尽力。”

    张局没有说话,祈年玉欲言又止,廖队的视线在两个男人之间转来转去,要说话又不知从何说起,更让他生气的是,连景云转身就往外走,好像没看到他打来的眼色——他举起手指,来回比划了一下,最终还是一跺脚,下令,“走啊,还愣着干嘛?”

    一大群人顿时追着连景云跑了出去,屋内顿时宽敞安静了不少,沈钦回过头继续在电脑上忙碌,张局也没有马上说话,屋内只有祈年玉小声的通讯声,“对,车牌号是……”,还有电脑的嗡嗡声,键盘的敲击声。

    “其实……”过了一段时间,张局才幽幽地说,“最后有点没必要了,再怎么说,这件事上,始终也需要廖队他们出力……”

    “我现在并没有生气,”沈钦的口吻真的很冷静,他的手指在鼠标上有规律地敲击着,双颊被电脑屏幕倒映成青白色,眼睛牢牢地盯着网页,属于人类的反应被最大程度的剥离,这反而让他的话充满了机器般的权威感,“正如廖队所说的,这只是办事风格的不同,亚当是来自美国的罪犯,用中式的方法,不是不可能抓住他,只是时效也许会有拖延,而在廖队心里,规章制度的神圣与警察这职业的尊严高于一切,当然要比刘瑕的安全更优先。”

    “——所以,我决定这一次,跳开警界的支援行事,省略一切磨合,也许这样双方反而更有效率。”沈钦看了张局一眼,此时他的气势,已完全把张局压过,让后者所有的反对都化为叹息,而他一秒也不耽搁,转过头敲下enter键,低沉的声音如泉水流泻,“——叶楚浩辰同学,你好,我是沈钦,我想知道你现在是否方便上网,我有点事想要请你帮忙……”

    #

    “先生,现在警方那边应该已经发现不对劲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某条高速公路上,一辆飞驰的商务车内,围绕着刘瑕的下落,另一场对话也正在进行当中,一名长相憨厚的年轻人看了车座中央的年轻女人一眼,继续通过电话报告,“从刚才起,路边的交警要比平时更多,也不像是平时的夜间创收性临检,恐怕我们的车过不去高速路口。”

    “从城里绕,注意别进内环。”电话里的声音隐隐约约的,很难分辨身份,但内容却可以勉强被听清楚,刘瑕的眼神逐一扫过车内的人员,耳朵没放过扩音器内流泻的只言片语。“……注意的是,绝不能让她说话……这是死命令……”

    虽然嘴里被塞了纱布,但仍难阻挡她露出的模糊笑意:看来,绑走她的幕后主使也很清楚她的主要战斗力,的确,对付她最绝的办法,就是封住她的嘴巴。否则,即使是现在的绝境,恐怕刘瑕都能为自己谈出一条活路来。

    她又不着痕迹地顾盼了一下左右挟她而坐的彪悍打手,扇了扇眼睫毛,垂下眼帘:被绑走的过程,现在回忆起来也是惊心动魄的,找准了她离群去洗手间的空档,过来纱布捂嘴,随后堵嘴、拖走,一气呵成,当她从□□造成的浅浅昏迷中醒来时,已经身处于这辆疾驰中的七座车里,身侧、对面都坐了打手,监视她的同时也互相监视,不得不说,对方对她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也算是给足了面子,双手反绑,嘴被堵住,几乎断绝了她脱身的所有可能。

    考虑到这么周全,如此忌惮,但却不给她继续注射麻药,让她保持昏迷状态,更好摆布?是为了要让她清醒地面对情况,猜度自己可能的命运,从而陷入到恐惧中吧……想要享受她的失态,延长处刑的时间吗?看起来,亚当是真的被她惹怒了,这是对她布局的回敬。

    以他的一贯风格来看,这一次想要全身而退,希望已很渺茫了,也许这就是和一个疯狂的天才玩智力游戏的代价,一旦你输,输掉的就不止是尊严,很有可能还要付出生命。

    自己还有步数能走吗?冷静如冰湖的心,先是自问,搜索着所有的可能:在现在的情况下,能否在武力上和四名彪形大汉对抗?

    是否可以设法通知沈钦或连景云?

    有没有可能让他们摘掉口中的纱布?

    所有的答案,回馈都为负面,更大的结论缓缓浮出水面:从现在开始,直到事件结束,她的生死都不再由自己决定,完全沦为亚当和沈钦对峙的筹码,能否生还,取决于沈钦的智慧,是否足以破解亚当设下的局。

    找到绑架的执行者很简单,很自然的选择是逐一排除在场所有人的嫌疑,然后他们就会发现绑架她的人来自沈三叔带来的马仔,但然后……然后呢?刘瑕想,他能确定绑架者的真正身份吗?不是沈三……而是沈二,看似已经实现一切目的,心满意足的沈二,在沈钦退出之后,得到了所有应得股份,并拿到了物业和百货两头现金牛,成为最大赢家的沈二……不论是从任何角度,都不再有动力牵涉这滩浑水的沈二……

    #

    “我知道这和你无关,三叔。”

    沈钦依然埋首于电脑前,语调冷静得几乎就像是另一个刘瑕,他一边打字一边说,轻轻浅浅挑破台面下的算计,“你对我表示关心,只是想要拿到更多现金,除了我以外,在爷爷心里,孙辈中,沈铄排名第二顺位,我出事对你没好处。”

    他的眼神挪向屏幕,落在那辆飞驰的汽车上,“人是你的人,车是你的车,但背后的主使者,是二叔。”

    他转过椅子,看向多少有些尴尬的沈三叔,眼神直接赤.裸,甚至可说张狂,“帮我,祖父的现金你也有份,帮二叔,沈铄得到一切,该怎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