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80.第480章 纵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好!”

    “皇后娘娘的侄子,一定是很好的。”他道。

    “他很喜欢姑姑,也很喜欢我。”对着方永禄说这些话,我一点也不觉得羞赧,或许此时此刻,只想让他觉得高兴。

    他的目光从我脸上移开,直直地看着床上的帐子,突然说:“皇上这辈子背负太多的事,几时才愿意让人为他分担一些呢?”

    我不懂他的话,他自顾自继续说:“皇上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啊,为什么要被那样误会?”

    “公公,怎么说这些?”

    方永禄看向我,喘息微促,“公主,小心七皇子啊。”

    “公公!”我低呼,几乎不敢信自己听见了这样一句话。

    无比痛惜的神情在他脸上泛开,重重地叹息引出他的话:“连浑身是刺的十四爷也能为皇上所折服,为什么皇上就是解不开和儿子的结呢?七皇子怎么会如此嫉恨他的父亲,嫉恨他的兄弟姐妹?”

    我怔怔地看着方永禄,不知道他继续会说出什么来,只觉得耳畔嗡嗡作响,心渐寒。

    离开隆禧殿时,方永禄又睡着了,他并没有什么大病,只是太苍老,和我说那么多话,几乎耗尽了他的体力。

    秋日午后的阳光本该和煦明媚,可心冷了,对任何事的感知都会麻木,心想,如果今日不来见他,该多好。

    母妃说过,母后去世的时候只有父皇在他的身边,可他们好像都不知道,那天寝殿里还有一个人,就是泓昶。

    方永禄之所以会知道,是因泓昶在母后去世不久后,曾一个人跑来隆禧殿,赶走了所有人,抑郁的他哭诉了一个多时辰,道尽心中对于父皇对于宫廷对于母妃对于我的种种不满,可他也不知道,殿内还有方永禄的存在。

    这件事方永禄没有对任何人提过,他说皇上是很好的父亲,皇上会解开七皇子心中的结,只是没料到这些年过去,好像什么都不曾改变,每当众人来隆禧殿祭祀,他看七皇子的眼神,还是和那一日一样,更似乎怨气越来越重,让他很无奈。

    在母后灵前泓昶的眼神,才让我知道他恨我,我从来不晓得原来他自小就恨我。

    他恨母妃夺去了父皇对母后的爱,恨我和泓曦夺走了他身为嫡子的骄傲,恨我可以被父皇宠溺得无所不能,恨我这个小小的公主掩盖了他所有的光华,恨母后限制他许多行为不许他有半分得意骄傲,恨舅父容涵给他的人生带来污点,恨自己曾不被父皇期待来到这个世界,恨当初没有捡起那一枚御印,恨我曾送到他手里也被拒绝。

    这个孩子,恨透了他出生前出生后,长大成人近二十年里所有的人和事。可我和母妃还有泓曦拥有这一切,同时因此失去爱和机会的人并非他一个,会恨到这样的田地,我再不想怪自己和母妃得到太多,只能怪这个孩子的心太扭曲。

    是冤家路窄吗?路上,意乱纷纷的我竟迎面遇上了泓昶,他独自一人走在宫道上,不知从哪里来,不知要去哪里。

    “皇姐。”他朝我躬身行礼,抬头后则问,“皇姐这是从哪里来?”

    “随处逛逛,就走到了这里。”我压着心颤回答。

    回京以来第一次这样细细地看他,所谓相由心生,对于人本身和看他的人都有影响,此时此刻在我眼里,瘦高的泓昶满面凌厉之色,眸子里泛出阵阵寒光,每瞧见他的双唇,就好像会从那里说出“我恨你”三个字。

    “我还以为父皇病了,您会在涵心殿寸步不离。”他道。

    “有各位娘娘照顾,不需我操心,我在跟前父皇只会嫌吵闹。”

    “父皇怎会嫌皇姐,怕是多看看皇姐,病自然就好了。”

    我硬是挤出笑容,违心道:“泓昶也会说玩笑话了,三年不见,果然不一样了。”

    “是啊。”他也笑,记忆里,我很少看到他笑过。

    “你要去哪里?”我定定心,问,“听说父皇让你上朝听政了?要好好跟四哥学呀,父皇又多一个臂膀。”

    他看起来很高兴,笑道:“皇姐说的是,要学的东西太多了。这会儿正去隆禧殿,去给母后上香,告诉她儿子上朝听证了。”

    “甚好。”我道,“不耽误你了,赶紧去吧。”

    他躬身应下,请我先行,我颔首举步,从他身边而过,却听他极轻地问:“皇贵妃,还好吧。”

    我心头猛颤。

    那一语犹如定身咒,要我迈不动半步,可泓昶已无心再等我,径直就往后走开,脚步声不疾不徐,却透着傲慢,透着挑衅。

    “公主。”宫女上来搀扶我,问是否身体不适。

    “回吧。”我无力地答一声,虽步步虚无,终是走回了符望阁。

    稍事休息,念珍来转达泓曦的话说:“殿下说今晚住在书房里,不回来了。”

    “他终日泡在书堆里,有什么……”后半句话我没说出口,思量泓曦对我说的,我有资格说他么?

    傍晚涵心殿那里来消息说父皇很好,几位娘娘轮流照顾着,一切妥帖,也不说父皇想见我,我晓得父皇也明白其中的轻重,此刻我若在跟前,太没意思。此外六哥还未回宫,敬贵妃心思全在父皇身上,实在不知该如何去问她要人。

    因午饭吃得不好,夜里念珠特特弄了点心哄我吃,可我哪有胃口,一概推了,念珍细心,从小宫女口中听说我遇见泓昶的事,悄声来问我:“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吗,要不要请八皇子回来?您别什么都闷在心里。”

    我听不进这些话,泓昶那句“皇贵妃,还好吧。”将我封入了恐惧的世界,坐立难安,分明不吐不快,却偏偏要闷着煎熬。

    许久许久,念珍念珠瞧着我干着急,又道:“要不让八皇子回来。”

    “我去找他。”不知什么念头驱使,我再憋不住,径直往外冲,念珍追上来给我披一件风衣,嚷嚷着叫李从德随行。

    出门不久,竟变了天,小雨绵密落下,将我的风衣打湿,小太监们想着法子找来伞,李从德打着一步步紧紧跟在我身后。

    奔至书房,我已微喘,风衣沾雨黏腻,闷了一身汗,泓曦的屋子灯火通明,一边脱下风衣一边已到了门前,却是两个小太监如门神一样跪在跟前,连声道:“殿下说今晚要背书,任何人都不见,公主请回吧。”

    “放肆!既知道本宫是谁,还不让开?”我怒意满满,全无平日可亲之态。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