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76.第476章 他注定要输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娘。”我娇滴滴地唤她,她摸着我的脸问怎么了。

    “初龄不怕,真的不怕。”

    她笑了,亲亲我道:“凭你十五岁还是十八岁,在我眼里永远都是孩子,三年前听说你和泓昭遇袭的事,我后怕了好久好久,更不待见那个容朔,可你父皇看好他,我没有法子。今天又发生这样的事,我的心都要碎了,总算容朔没有让我失望,保你周全。”

    “嘿嘿!”我故作轻松地笑起来,腻着她问,“原来母妃也曾不喜欢那个家伙?”

    “这样说,初龄现在也喜欢?”母妃笑眯眯问我,低声道,“听说傍晚你们俩在望城阁待了很久。”

    我腻在她身上撒娇,说:“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告诉父皇。”

    她欣然而笑,悄声道:“好!”

    为了分散母亲的不安,我絮絮叨叨将自己和容朔的点点滴滴都告诉她,她或笑或嗔,心情果然大好,听见我被欺负的那几件事,先是愤愤责骂容朔敢动她的宝贝,但又为深夜跑入林子里的事将我好一顿教训。

    母女俩说说笑笑终是累了,子时后不久,母亲就在我身边睡熟。可我睡意全无,静静看她美丽精致的脸颊,那纤柔的眉目里隐藏了不安和愤怒,分明显示出她也在伪装快乐,想让我安心。

    胡思乱想到窗外晨光微露的时候,母妃醒了,她见我还睁着眼睛,许久都没有说话,我忍不住落泪道:“对不起……我实在睡不着。”

    她将我纳入怀里,慢声道:“初龄想知道什么,告诉母妃,母妃所知道的都给你说,好不好?”

    我哭道:“可以吗?真的可以吗?父皇和四哥都不许我问,他们什么都不肯说。”

    “因为他们不晓得从那句话说起啊。”母妃哄着我,不许我在哭,“小丫头,想知道什么,就问吧。”

    那天谷雨到中午才应声进来伺候,只因母亲将所知的一切告诉我后,便哄着我睡了大半天,午饭时谷雨笑嘻嘻对我说:“容大人来过两回了呢,可惜您一直睡着。”

    我赧然一笑,嗔道:“他若有心,再来呗,我总要起来的。”

    饭罢后,母亲吃了药要歇息,我便嘱咐谷雨,“容朔若再来,让他到望城阁找我”,继而独自来到这一处静谧之地,远远望着那繁华的京城,看着人们如蝼蚁般渺小穿梭其中,母亲的话开始在耳畔重复。

    其实母亲所知也有限,只是我怎么也想不到,明源和我竟是表兄妹的关系,虽是遗孤,却是皇室子弟。而京城最近掀起的风波,在母亲这里看来,是以为和他无关的,她觉得只是容家的势力在作祟,因为他们等不及了。

    父皇洞悉泓昶一切行为,自母后去世,按耐了整整三年,他以为三年时间可以让泓昶冷静下来,可事实却是那孩子变得越来越无法控制,连父皇都不知道他究竟想要什么。所以这一次,父皇是铁了心要下狠手了。

    “初龄。”不知道自己待了多久,在思绪和身体都疲乏的时候,容朔来了。

    我转身看着他,问得却是:“泓昶的事,你知道吗?”

    “知道。”他的反应很平静,出乎我的意料,更道,“那年会在袭击你和五王爷,也是因为他。”

    明知是这样的答案,可亲耳听到,还是不可思议,难以接受。我惨淡一笑,回身坐下,自己斟了暖茶握在手中,他徐步到我身边,握住了我的手。

    茶杯从手里松下,双手随他到了胸前,他笑着看我说:“别害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我答得口是心非,静了半晌才问,“你来是要告诉我什么?”

    “是啊,查到明源的踪迹,他好像并没有受伤,你放心。不过还不能找到他,每次要接近时,总会有莫名的人出现。他好像被谁保护着,或者说……”

    “什么?”我心颤。

    “或者说是被谁控制着。”容朔言罢,将我的手握得更紧,“我会尽力把他带到你面前,让你问个明白。”

    “谢谢你。”我满腹感慨。

    他轻松地笑:“谢什么?我和你……”

    我赧然,将手抽出,嗔笑道:“我是公主,你是臣子,我们什么呀?”

    见我有心思玩笑,他放心许多,又与我说些别的事,提到明源时,我道:“你晓得他的身世吗?”

    他竟是颔首道:“是荣惠长公主的私生子。”

    “你怎么知道?”我惊讶,又有些生气,“你既然知道,昨天还问我那样的话,你只会欺负我。”

    他笑道:“那也不是没可能的嘛。”见我嗔怒,方解释,“是爷爷告诉我的,那天我们在护国寺相遇,我就是慕名而去,想见见这位得道高僧。”

    “那他的父亲是谁呢?”我好奇不已。

    容朔眼里有几分沉重,犹豫后似乎决定不对我坦白,只是笑:“将来总会知道的。”

    “你骗人。”我生气了,嘟囔他,“你不想说就不想说好了,何苦骗我?”

    他尴尬,“叫你瞧出来了,别生气,我能说的自然会对你说,我知道的也不多。你也晓得,自从三年前那件事后,我和爷爷的关系就不如从前,七皇子和我也疏远,我只是为皇上做事,和他们几乎没有关系。所以有些事当初爷爷说了一半,便没有人给我说另一半了。”

    “泓昶他也疏远你了?”想起当年得知表兄进宫而急忙奔回坤宁宫的泓昶,如今却狠心与自己外祖家的兄弟生分,便抑制不住心痛,所以不是我胡思乱想,当日那孩子看我的眼神,真的是恨。

    “他想的事我做不到,道不同不相为谋。”容朔涩涩一笑,显然是在惋惜,他那么喜欢自己的姑姑,又怎么会愿意和表弟断了情分?

    “母妃说,父皇也不明白这孩子究竟要什么,要储君,还是其他的。”我叹气,“他从小性格就阴郁,母后这一走,更没有人能了解他的心意了。大姐姐曾说,泓昶若要争什么,他面对的就是所有兄弟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