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7.第87章 恶煞阴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暖洋洋的阳光照得浑身舒坦,鼻息间充斥着淡淡的泥土清香,我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等到一觉醒来的时候,西边的天际已是一片血红,我美美地伸个懒腰,小声自嘲说道:“生死两茫茫,又是一日黄昏时,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我顺着一块残桥断壁撅着屁股爬了下去,这里地处西郊野外,平时行人稀少,这个时候就更没人了。踩着柔软的田野,我忽然变得轻松无比,嘴里哼着轻快的曲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趟过两片野地,然后不慌不忙地走向公路边人多的地方,我知道前面不远就是一个公交站牌,所以我加快了脚步。

    刚爬上最后一处田垄,一辆公交车卷着黄土迎面驶过来,我散开脚丫子猛追过去,毫不容易满头大汗地上了公交车,脸上的尘土已经被汗水花了一大片,一车人发现我满身泥土,以为我被打劫了,纷纷向我投来一片质疑,我咧开嘴傻呵呵地笑起来,这心里可就踏实多了,看着满满一车的大活人,反而有种到家的感觉,可能他们觉得我有点精神不正常,都低着头不敢看我。

    回到门头沟的小院子,却倍感失望,大门的锁已经被换掉了,我举着钥匙捅了半天,邻居王阿姨听见动静就跑出来了,一看是我,吓得双腿打哆嗦说:“你不是死了吗?前天刚给你办完了丧事!你到底是人是鬼?”

    我说王阿姨你千万别怕,我死而复生,是人不是鬼。

    王阿姨惊魂未定地说,我还给你烧了一刀纸——你等着,我给田教授打个电话,他们都以为你死了,还委托我出租这个院子呢。

    我笑呵呵地说,既然你出租房子,你肯定有房子的钥匙,我的东西还放在里面呢,要不先让我进去收拾收拾。

    王阿姨挺信任我的,帮我把房门打开了,但院子里的景象却令我大吃一惊。不仅几棵枣树被砍断了,连院子中央的鱼塘都被填平了,我记得墙角是块菜地,此时竟然零零星星种了几棵树苗子,树根还围着一层湿土,肯定刚浇过水,枝杆挺直,像一把把倒插的钢刀,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耳边传来叮铃铃的铃声,我抬头望过去,原来屋檐下拴着一串铜铃,只要有风吹过来,它们就会发出清脆的声响,我仅仅看了几眼,顿觉心中骇然,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王阿姨追问我说怎么了?看你一脸的惊慌失措,难道你看到什么不该看的?我老婆子听说大难不死的人能看到一些脏东西,你不会也看到了吧?

    我摇摇头说,那倒不是!这个院子的风水被人为动过了手脚,本来是座风水极佳的宅子,现在变成了一处鬼宅,恶煞四起,灾星八方啊。

    王阿姨惊讶地“哦”了一句,说怪不得昨天来看房子的人被吓得拔腿就跑,说是见鬼了,连交得押金都不要了。

    我说阿姨你先回去吧,反正田教授他们很快就赶过来了,院子有点乱,我先修整一下,老宅子容易看花眼,你老就不要多想了。

    王阿姨把钥匙塞到我手里,知道我有事瞒着她,有点不太情愿地离开了。我忽然喊住她说,王阿姨,你住在隔壁晚上千万不要关灯,如果有蜡烛最好点着,无论听见什么动静都不要离开光亮。

    王阿姨脸色蜡黄,想必以前半夜听到过什么动静,大惑不解地问我说,拉着电灯还点蜡烛干嘛?

    我说万一停电了,蜡烛还亮着呢,不干净的东西无法近身,电灯是光,蜡烛是明火,鬼神皆避之——过了今夜就没事了。

    外面听到了车门声,我知道田教授他们赶来了,他们听王阿姨说我回来了,一定会第一时间赶过来的。我身后果然传来了亲切而又熟悉的声音,我忍不住热泪盈眶,田甜、李佳珠和田教授三人此时正堵在门口,个个泣不成声。

    我笑着说你们都别瞎伤心了,我这不是好好地活过来了吗?阎王爷给我发了特,赦,令。

    李佳珠破涕为笑说,你是活过来了,我们却以为你死了,墓地都给你找好了,准备明日给你弄个衣冠冢。

    田甜跟着笑说,墓地的事可以留着以后用,我在公司可是给你办了追悼大会,不信你去公司看看,那些花圈和条幅还在那挂着呢。

    大家虽然寥寥数语,但我的心里无比温暖,他们关心我的生死,这情谊厚比天高。

    我说这个事还需要你们为我澄清,否则他们还以为活见鬼了呢。我想问问,这个院子谁来动过手脚?鱼塘填平了,枣树被伐了,菜池子种了树苗,屋檐还挂着铜铃……

    田教授解释说,你死后,我们准备请道士给你做场法事,谁成想有一个道士恰好送上门来了,勘探了一番便扬言说你的衣物还沾有晦气,这个院子也不干净,要是不处理一下,恶鬼会回来报复。本来我是不信的,可是李佳珠提醒我说鱼塘闹过鬼,再一加上老道士阴阳怪气的话,我就信以为真了,这些都是他一手布置的,还再三叮嘱,一年之内不能改变,否则猛鬼上门索命。

    我心想田教授听信老道士的谗言,主要还是为我好,但这个道士跟我无冤无仇,却亲手布下了“恶煞阵”,可谓是心怀叵测,幸亏我活过来了,否则入地无门啊,难道是拘魂老太化身老道士?不论何人所为,当前必须铲除恶煞阵。

    老宅子的里屋大多布置着一个香堂,平时烧香拜佛用。我们将香案搬到院子中央,点上三根炉香,周围挂上令旗,布置一些法事需要的器具,院子的四个角落各贴着一道黄符,这叫“四神封门”,里面的恶鬼再凶猛也逃脱不掉。

    我端着一杯清水绕着房子转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