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8.第88章 鬼魔浮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色渐晚,田教授说我们仨凑合住这里吧,院子有东西厢房,李佳珠和田甜略微收拾一下就能住人。

    我说如此甚好,老道士来路不明,万一继续耍花招,我怕半路害你们,反正恶煞阵被破了,一时之间奈何不了我们。

    吃完晚饭,大家就在庭院游逛,权当散步了。因为风水焕然一新,大家感觉心情无比舒畅,就连花花草草都变得春意盎然。我无心欣赏,脸上浮现忧心忡忡的样子,老道士能摆下恶煞阵,那就说明此人决非泛泛之辈,虽然已经铲除了他的险恶用心,但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必定躲在暗处伺机而动,甚至卷土重来。

    我看了一眼八角鱼缸和几处盆栽花草,它们无形之中布成了一道防护网,老道士真要冒冒失失地闯进来,未必能得手。想到这里,我轻轻舒展了一口气。

    李佳珠和田甜将房间收拾妥当,本想跑出来跟我说说话,但被田教授摇手阻止了,他看出我正在观天象,此时正值紧要关头,一旦被她们干扰,有可能前功尽弃。

    脚下散落着几颗石子,随着苍穹的斗转星移,我的脚尖不停地摆弄石子的方位,有时低头沉思,有时愁眉不展,反复参照却不得要领。

    田教授好像深谙此道,但不便对我指指点点,夜观天象是一种深奥的学问,星位推理和卦象的演变无穷无尽,虽深悟其道,却不能穷究其理,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正因为如此,田教授只是默默地关注,却观之不语。

    “星河散落,九九归一,北斗经脉,紫薇东来”,这些都暗示敌人接下来会有一番大动作,而我们会得到一位紫衣“贵人”的相助而化险为夷。但疑惑不解的是,凶险从何而来?贵人从何而降?此中时机的把握至关重要,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所以我对凶吉的判断和推理一直迟疑不决,大概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我怅然若失地说:“夜观星象,吉凶天定,幻数多变,是非不明——看来我还是看不懂啊,危险如此之近,我却看不透何时降临,惭愧呀。”

    田教授低头观察石子的阵势呈一个倒挂三角形,中央横着两颗大一点的石头,他忽然呵呵笑道:“星河沉浮,虽静观其变却又万变不离其中,肉眼识别多有谬误,这不能全怪你。算出凶险祸福已是不易,更何况你还算出我们有惊无险,‘紫薇东来,贵人相助’,我们大可高枕无忧。”

    田甜和李佳珠不懂易学,更不懂夜观天象这门学问,她俩任凭我和田教授交谈,却插不上嘴,二人总觉无趣,便张罗着泡茶喝。

    田甜从里屋端出一套茶具,李佳珠忙着烧水沏茶,我和田教授落个清闲,一边说话,一边帮忙洗茶温杯,四个人忙了大半天才围坐品茗。田教授神色凝重地对我说:“人死如灯灭,恶鬼者葬身地狱变鬼魔,得道者晋升天界当星辰。古人观天象知祸福,但却猜不透死后之樊篱。人活一世,或如一缕轻烟而风吹云散,或如一溪甘泉而滋养百世。很多千古绝唱只能带到阴曹地府,成为人类历史上的遗憾。根据考古和灵异的研究,不少人提出一种匪夷所思的观点,人鬼神三足鼎立,人有博物馆而沉湎历史,鬼有祭祀灵府而落定尘埃,神有封神台以供查验,三界井水不犯河水而各自为政,如果有人能穿越阴阳两界,将祭祀灵府的信息盗回人类,那么古墓挖掘和历史之谜都会一一浮出水面,人类之繁荣昌盛可见也。”

    我笑得很凄然说,阴曹地府的祭祀灵府可是恶鬼把守,即使我能只身犯险,可盗回死人的档案,无疑是九死一生啊,一旦被阎王爷知晓是我干的,后果不堪设想。

    田教授点点头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虽然我不知道这个祭祀灵府在什么地方,但我知道它在黑海之滨,黑路之崖,黑天之际,即使你能来去自如,若想盗回祭祀灵府的东西却是登天之难。

    我当然明白田教授在说什么,兹事体大,我不敢贸然应允。李佳珠茅塞顿开说,田教授以前跟我说过这种论调,我从来不以为然,但因为你的死而复生却一下子改变了我的先前的看法,就像物理学的能量守恒定律一样,一方能量消亡,必有一方能量崛起,雨落成水,水凝成雾,雾浓成雨,这些本就是一个循环链条。人死后,一切随之消亡,却会在另一个地方出现,只不过以我们目前的能力无法发现而已,如果祭祀灵府藏有死人的档案,一旦公之于世,我们人类将会获益匪浅。

    我说这是火中取栗,弄不好我就壮烈牺牲了。

    田甜似懂非懂地说,青乌传人有九条命,你不会轻易就死的。人死入坟冢而成为历史之谜,所以考古才会复兴,你赖天宁既然可以衔接阴阳两界,为何不能将祭祀灵府的信息移交给人类呢?这叫完璧归赵,你担负着党和人民的重托,一定要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