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现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引子

    有人说,中国的武风真正盛于金庸、古龙、梁羽生的笔下;现如今我以为武风盛于网络,城市里除了钢筋水泥,尾气和扬尘,哪里还有江湖呢?

    记得很小的时候,我看过一部香港电影,叫做《摩登如来神掌》,讲的是两个落难兄弟误入宝洞得吃大还丹,瞬间变成武林高手,帮助复活的女主惩恶扬善的故事,那个热狗状的大还丹让我印象深刻,以至于每次看到类似食物的时候都忍不住幻想有一天自己也有那么几十年功力,一掌可以把学校围墙打成齑粉,再号令群雄行侠仗义,把浪荡江湖当做人生目标,快意恩仇,岂不乐哉?以前香港帮派电影风靡中小学的时候,我曾天真的以为那也是江湖,为此还在游戏厅里认了大哥,我还记得那个留着长发的大哥对我们这帮毛都没长齐的孩子说:“以后我要带你们打下整个北区。”那个散发着王霸之气的身影让我崇拜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电视开始播《还珠格格》了,大家对扮演浩南和山鸡再也提不起兴趣,加上长发大哥因为到厂里偷铁被抓了现行,帮派就散了,我那幼稚的江湖梦也随之破碎。

    长大了,曾经以为可以拯救世界的我们只能幻想着世界有一天能够拯救自己,我们关心的是结婚生子,升职加薪,只有在游戏和虚拟的世界里才能找到一些刺激。可是在记忆凌乱的梦中,偶尔还能体验一把酣畅淋漓地仗剑而行,只是我知道,终归要醒来。

    第一章现实

    “大白天你做什么白日梦!”

    一声女高音把正撑着腮帮打着盹的乔风从迷糊中给拉了回来,眼前一张涨红的俏脸正对他怒目而视,乔风倒吸口气顺便把嘴角的口水给滋溜回来,意犹未尽地说:“小辣椒你怎么老是这样搞突然袭击,要不是哥我心脏大,早百年被你吓死了!”

    “你哪里是心脏大,你是缺心眼,中午打电话叫你去交电费你去没有?我看你今晚上是不是想让所有人和你点蜡烛啊?”女子叉起腰不满地说。

    “点蜡烛多浪漫啊?烛光晚餐,情调你懂吗?”

    “就你还浪漫,你这是酒吧!还烛光晚餐呢,叫你多研究些几样下酒小吃你都不乐意,还不是趁着最近欧洲杯来看球的人多,生意好了点,你跟客人说叫他们看蜡烛去?”女子从背包里掏出一沓单子,扔到乔风面前说:“我就猜到你没去,今天下课早,姑奶奶心情好帮你跑腿了,998,报销!”

    乔风无奈地笑笑,掏出钱包翻了半天,说:“我今天兜里就800,剩下的欠着晚点给你哈,店里的酒你带几瓶当做辛苦费吧。”

    “谁稀罕你的酒,你妈叫你回家吃饭,走了!”女子拿过钱一把塞包里,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小辣椒,好好的女神不当非要当女汉子。”乔风心里嘀咕着,把打盹前看的小说给折了页,“又到周末,今晚是该回家吃饭了。”

    乔风大学毕业已经有两年,靠着打工赚的一点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积蓄和家里的资助盘了家小酒吧,生意不好不坏,维持生计还是可以的。在潭中这个城市里算混得不上不下,用小辣椒的话来说就是**通那种,对了,小辣椒本名叫陆娇娇,今年大三,就住在乔风隔壁,两家是老邻居,所以串门毫无压力,两人关系也算青梅竹马吧,可乔风老觉得她没有女人味,样貌和名字倒是搭配,可性格就差远了。乔风的酒吧名字叫做“醉仙”,选名字那会无意翻到金庸武侠小说某页,就那么定了下来,以至于很多第一次来的客人都会以为这是家有古风格调的店,当然,他们进门看到二手市场淘来的不锈钢桌椅板凳和那个分辨率有点老花的大投影以后幻想基本就破灭了。

    因为酒吧离家不算近,乔风平时也懒得两头跑,就在店里找了间房凑合着住,每到周末才回家吃顿饭。他锁了门,看了看表,晚上七点半还得赶回来开店,跨上那台有点刹车不灵的电驴绝尘而去。

    乔风的父母是普通的工厂职工,临近退休了挺闲,一个爱上了下棋一个爱上了广场舞,平时煮不煮饭也是看心情,所以用乔风的话说其实住家里和住店里待遇上基本一样,倒是现在变成每周回家一次以后感觉好多了,两老早早就做了一桌子菜,让他不禁感叹:距离就是美呐。

    今晚的气氛一如既往的融洽,乔爸嘀嘀咕咕数落着隔壁老陆棋风差,悔棋不算还找外援,乔妈唠唠叨叨盘点小区几大舞团的八卦趣事,让乔风觉得在这一刻家的感觉是多么美好。

    “乔风,最近店里生意怎么样?”饭罢,乔爸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点上支烟问道,“还行,这个月回了些本。”乔风如实回答。

    “年轻人多折腾下是好事,做生意就是要面面俱到,想当年老爸我……”“老头你就别提什么当年勇了,我都听了几十年,烦不烦啊!”乔妈收拾好碗筷从厨房一出来就打断了乔爸的话,“小风,别听你爸瞎说,他就一炼铁工人会做什么生意,你不够钱和妈说,对了,有女朋友了吗?前几天舞队的张阿姨说她侄女在事业单位上班,条件挺好的……”

    “妈,我急着去开店了,你们注意身体就行!”乔风一听这个话题赶紧溜了。

    看着儿子夺门而逃,乔父抱怨道:“你看你,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又被你吓跑了。”乔母无奈摇摇头:“要不是我盯得紧,你儿子早跑少林寺去了,你都不知道他小时候在日记里写着人生理想就是去当和尚。”

    乔风下了楼,这才如释重负舒了气,他当然没听到走后父母说的话,要是早知道,他也许会为自己小时候那些幼稚的童言后悔吧。

    他还不知道的是,今天晚上将会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