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1米 姐夫出事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个人的神经系统在接收到突如其来的外部信息时,会在四分之一秒的时间里,将心里最真实的感受和情绪,不经意地展现在脸上。

    观察这个,占色是个中高手。

    她笑了笑,没有多说,只摸了摸小十三的脑袋。

    “十三,叫大姨,叫章叔叔。”

    小十三心里不太乐意,可抿了抿小嘴巴,还是乖乖听了老妈的话,不情不愿地向章中凯和唐瑜问了好。不过,等唐瑜看过来的时候,他也没有忘了向她做一个鬼脸,再冲她警告性的一瞥,满是孩子气的脸上,满是对自个儿亲娘的维护。

    唐瑜这时的表情,已经恢复了自然。

    没有与小孩子计较,她只起身拉凳子。

    “占色,你们怎么来了,快过来坐在这儿。”

    这里凳子不多,她站起来,把自己坐的软垫椅子让给了占色,又从旁边去拉了一个条凳过来,招呼孙青和小十三坐下,动作熟稔得一看就是这儿的常客。

    挺着一个大肚子不太方便,占色也没有跟她矫情,坐在了软垫上。

    “谢谢!”

    图书馆这个时间点儿的人不多,零零散散地几个同学,见到她姐妹二人长得那般相似,都惯性投来注目,不过随即,又埋头到了书中,没有人再关注。

    章中凯推了一下轮椅,笑容温和。

    “怎么过来也不先打个电话?咱们可以找个地方聊天,这里不太方便。”

    “没什么,我坐一会儿就得走。”

    每一次听到章中凯云淡风的轻笑声儿,占色的心尖儿上就有点发颤,觉得老对不住他了。

    “一会儿就走啊,我还说你能多玩一会儿。”唐瑜脸上明显有失望。

    勾了一下唇角,占色笑着注视了他俩好几秒,才微笑着扬起了眉头。

    “你俩刚在聊什么呢?聊得那么开心。”

    在她清亮的嗓音里,唐瑜脸上的不自在又多了一层。

    没等她出口,抢在她的前头,章中凯却是笑了一声,慢吞吞地扶着轮椅的手把再次往前推了一步,把桌子上的一本书递给了占色,轻松地笑说:

    “我们俩在讨论‘天生犯罪人’的问题。”

    “天生犯罪人?”占色重复了一遍,拿眼去看唐瑜。

    天生犯罪人是龙勃罗梭的一套关于犯罪原的一个理论。因为有些人天生就有犯罪思想,与基因和遗传等等有关系。

    章中凯和唐瑜,也算是同一个学科的人,讨论这个很说得过去。

    见她问到,唐瑜点下头,脸上的笑容就多了一抹不太自然的羞涩,“章师兄的见解非常独到。亏我学了那么多年的心理学,真是感觉望尘莫及。”

    这一回,占色总算瞧出点儿名堂来了。

    都说美女爱英雄。

    实则,美女其实也是爱才子的。

    就凭那个时候的章中凯能够风靡中政,引无数美女竟折腰的风姿,他不论谈吐还是个人能力,确实有吸引女人注意的地方。而现在见唐瑜这个样子,莫不是对他有点儿想法了?

    要知道,唐瑜在M国的时候,一辈子都在林心纹的控制下成长,从来没有自己做主过任何事情,后来受命去了依兰见到权少皇,直接被他迷倒,可那也是对他远观,更多的感觉来源于她演戏和入戏的问题。就像演员很容易和对手发展为恋人一样,她所谓的爱,大多也来源于此。

    而现在自由地与章中凯接触,大抵也是唐瑜这一辈子的初体验了。

    心里微微一动,占色对这个事儿,其实也是乐见其成的。

    章中凯喜欢自己,她知道。唐瑜与自己长得这么像,对他如果真的有情,两个人能够在一起,那也是一件皆大欢喜的好事儿。

    只是……

    默了一下,她没有揭穿,随口笑问。

    “章师兄都说什么?”

    “呵呵。”唐瑜显得兴致勃勃,“刚才章师兄用几个趣味儿方法给我列举了好几个案例,我觉得对我很有启发。占色,现在我来问你啊,你会不会在与一个人初见的时候,仅仅就因为对方的长相来判定自己的喜恶?”

    “长相?”

    “嗯,不是好看与不好看的问题,而是一种感觉。我给你举个例子。我在M国上学的时候,有一个H国人,长得很英俊,班上女同学都喜欢跟他交朋友。可是我第一次见他,就不喜欢,甚至厌烦他。其实,他并没有做过让我讨厌的事儿,而我们之前,也没有见过。你有过这样的情况吗?”

    皱着眉头,占色略一思考,点头,“也会有吧。”

    “你猜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占色顺着她的话问。

    唐瑜瞥了章中凯一眼,又笑着说,“脸谱,外貌。”

    又好大一通给章中凯戴了高帽后,她才接着说,“章师兄说,世界上虽然没有完全长得相同的两个人,但哪怕人千变万化,却会被归类会各种各样的脸谱,每个人都有一个脸谱可以套。如果我在以前的生活中,对于一个与他有着相同脸谱的人产生过厌恶。见到他,就不自觉地带出了情绪。”

    占色笑,“这个理论确实很有意思,脸谱是说长得相似?”

    “不。这还是从龙勃罗梭天生犯罪人理论延伸出来的。人的生理特征,决定了一个人的性格特征。比如尖酸刻薄的一类人,在生理特征上,一定有着相同点。那么他们就是有着相同脸谱的人,会有相同的性格。”

    想了想,占色瞥着她,又指了指自己。

    “那像咱俩长得这么相似,性格也会相同喽?”

    唐瑜被她绕得闷了一下,有点儿接不上话来。

    章中凯却笑笑,接下去说,“生理特征不仅仅指外在,性格的形成也会受后天的环境影响。还有,你与唐瑜看上去性格不同,说不定生理特征还真就是一样的。不过嘛,这个理论很唯心,比如我现在看到唐瑜,就会把对你的很多美好想象自动加在她的身上,这就是脸谱化带来的效果。”

    心里窒了一下,占色见唐瑜脸色稍稍一沉,随口就换了话题。

    “这么说起来,人的长相也会受后天的环境影响?”

    “那是,例如夫妻相。在经过气候、环境、水质,各种后天环境的影响之后,两个人的生理特征就会慢慢同化,不仅会长得类似,就连处世的方式都会雷同。”

    点了点头,占色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见唐瑜也轻松地笑了起来,她只微笑着意有所指地说。

    “姐,我看你往后还得多到章师兄这里来走走,一定会受益良多。”

    唐瑜是一个聪明人,听到她这样儿调侃的语气,就知道她察觉出来了什么。不自在地笑了笑,她看向了章中凯。

    “我是没有问题,就怕会太打扰了章师兄。”

    “客气了。”章中凯笑得依旧随和,“我整天在这儿闲着。别的东西可能没有,最多的就是时间了。”

    占色看着章中凯的轮椅,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师兄,你这个腿,医生有说什么时候才能完全康复吗?”

    章中凯笑笑,似乎无所谓,“估计还得好长一段时间,康复训练都得做好几个月,还不知道有没有效果呢。”

    心里叹了一下,占色不经意就想到了上次在红绿灯口的匆匆一瞥,勾着唇,突然笑了笑,问,“对了,师兄。你说到这个脸谱和相貌的问题我才想起来。上次我看到一个男的,长得跟你实在太像了。要不是他没有坐在轮椅上,我都差点儿以为那个是你呢。”

    “是吗?”章中凯轻笑,不以为意。

    “嗯。”占色点头,突然一笑,补充,“你说按你这个理论。要是找到他,再研究研究,会不会发现你跟他也是有同样生理特征的人?”

    章中凯微微一笑,“那说不定,还是我失散多年的兄弟呢。”

    他是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出来的。可他说到这里,却让占色与唐瑜同时一愣,互相望了一眼,对于“失散”两个字儿多了不少的感触。

    又聊了一会儿,占色见和吕教授约好的时间快到了,便站起了身来。

    “我得去看老师了,师兄你要不要一起去?”

    下意识地眯了下眼睛,章中凯摇头,“我在工作时间,晚点再去看她吧。”

    他的话没有漏洞,可占色却愣了一下。

    在提起来敬重的吕教授时,他那极浅的一眯眼,表现出来的情绪很不对劲儿。

    不过,那不到四分之一秒就闪过的情绪,虽然被她敏感的神经捕捉到了,却也觉得只是自个儿的错觉,很快便舒展开了眉头,拉着小十三,向章中凯告辞了。

    “我刚好也要走了,占色,我们一起出去吧。”

    唐瑜跟在了她的后面。

    几个人出了图书馆,占色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皱了下眉头。

    “姐,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给我说?”

    唐瑜抿了抿嘴角,摇头:“没,没什么。”

    “你对章师兄有好感了?”

    她问得太过直接,直接得唐瑜当场怔了一下。

    然后,她眼皮儿垂了下来,像是有点儿不好意思。

    “占色,你觉得还成吗?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喜欢他,就是觉得他这个人还是不错的。我现在,就想找一个稳妥的人,谈谈恋爱。”

    占色沉思了一下,实话实说。

    “我欠了章师兄的,如果你要真随了他,我自然是高兴的。可是唐瑜,你是我姐姐,我还是得给你提一个醒,他毕竟……受过伤。不管是身体还是其他,不一定有你想像的那么好,你考虑到这些了吗?”

    她语气里的真诚,唐瑜能够感受得到。

    沉默了片刻,她突然幽幽一叹,语气里沉淀着许多伤感的杂质。

    “占色,你说的问题我考虑过。可女人和男人不一样。男人带着一个小孩儿,也能娶一个20出头的漂亮姑娘,没有人说闲话。可女人一旦有一个小毛头,上哪儿找各方面都如意的男人?就算别人肯,我还怕我女儿受委屈呢。我觉得章师兄很合适,他有缺陷,我也有缺陷,谁也不会嫌弃谁。”

    听着她真切地分析自个儿的行情,占色颇为心酸。

    这一段时间的残酷经历,让本来光鲜亮丽的唐瑜已经没有自信心了。

    不过,感情这事儿谁又能勉强呢?不管出于哪个方面考虑,唐瑜对章中凯应该是真的动了心了。既然如此,作为妹妹的她自然不便再多说些什么了。

    目光远眺着操场边儿上的大叶梧桐,占色笑着挽住了她的手。

    “需要我来替你做这个媒吗?”

    “不,不用。”唐瑜窘迫了一下,“慢慢培养感情吧,他要是也喜欢我,我会感觉得出来。要是他对我没有想法,我自然也不好再强求。占色,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早一点找到桑儿,至于其他,走一步看一步吧。”

    “好吧,姐,祝你幸福。”

    对于一个幸福触手可及,随手可取的女人来说,占色这会儿真的很心疼这个姐姐,希望她也能获得自己的幸福。而章中凯,对占色本人来说,无疑是最好的人选,他俩在凑成了一对儿,那她自己的歉疚感会减轻不少。

    然而。

    她真的没有想到,从她这个真诚的祝福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唐瑜的未来将会走向深渊,乃至最终万劫不覆……

    很久以后,当她在父母和唐瑜的墓前祭拜时,也曾经想起过这一天。

    她默默地询问静静躺在墓里长眠的父母:如果当初自己阻止了她,或者为她安排了另外的出路。那么唐瑜的结果,会不会就不一样?她与她的女儿,在未来,有没有可能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爸爸再没有给她答案。

    关于生命的选题,也从来都没有正确答案。

    *

    与唐瑜道别之后,占色径直去了吕教授的家里。

    好像是刚刚辅导了学生回来,吕教授的脸上满是阴郁,生气地把备课本往茶几上一放,就连兰教授的好心安慰都不听,还当着学生的面,劈头盖脸把兰教授好一顿训斥。

    占色惊呆了。

    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见到她冲老伴儿发脾气。

    好在兰教授是了解她性格的,被骂了也只是呵呵笑着说,关于更年期这个课题,看来还得好好研究研究才行,这老东西最近脾气越来越糟了。

    抱怨到了最后,到底还是兰教授把吕教授给说得笑了起来。

    “哎!是我乱发脾气。老兰,亏了是你包容我。”

    “呵呵……”兰教授只笑不解释,张罗着给占色倒水拿水果招待。

    勾了勾唇角,占色觉得这老两口的相处十分有趣儿。不过,她更感兴趣,到底是什么事件把一个好脾气好修养的吕教授给气成了这样儿。

    “老师,谁惹你了?”

    吕教授长叹,“心里烦躁啊!现在的年轻人啦,真是……哎,也许是我对他们期望太高了,所以不平衡。说来也是,现在要再找到像你这样的好苗子,真是不容易了。”

    说到好苗子,占色自然想到了章中凯。

    他可是吕教授曾经无数次在各种场合里表扬过的大好青年。

    轻笑了一声儿,她说,“老师你也别生气了,不是每个人都像章师兄那么天赋异禀的。你得知道,天才这种东西,总是万里挑一,甚至十万人里挑一的……安啦,你已经结出了他这么一个好果子,已经很本事了嘛。”

    她本是一句安抚的话,可吕教授身体僵硬了一下,脸色却有点儿不太好看了。不太自然地笑了笑,她摸了摸小十三的脑袋,岔开了话题。

    “乖孩子,你喜欢吃什么水果?告诉奶奶。”

    占色心里一怔。

    按照国际惯例,在这个时候,老师一定会顺着表扬章师兄的。

    现在出什么状况了?

    再联系到章中凯之前的态度,占色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