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4米 都护媳妇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看着铁手本来就黑的脸变成灰白色,一屋子的人都没有了咀嚼声。

    能让他这样,肯定出什么大事儿了。

    几道视线都盯在他的脸上。果然,铁手对着电话说了一句“我马上过来”,就挂了线冲权少皇说,“四爷,我妈突然病重,已经被人送往京都的路上了,我过去接她,你们吃。”

    权少皇神色也随之一凝,点了下头。

    “行,有什么事就招呼。”

    “嗯。”

    冷血直接站了起来,拍了拍追命的肩膀,皱着眉头。

    “老铁,我陪你一道去,有事也好看着点儿。”

    “行!”

    感激地冲冷血一瞥,这样的好事儿,铁手自然不会去拒绝。有了冷血在现场,他的心里会踏实许多。

    两个男人刚准备出去,一直咬着唇没有吭声儿的艾伦,突然过去拽住了铁手的衣袖。

    “手哥,我也去吧,我没别的本事,可以帮你跑跑腿。”

    这句话她说得很小声,很牵强。在她看来,铁手肯定会直接拒绝她。因为,从她的人生循历来看,不管做什么事儿,大多数时候都属于没有本事只会给人添乱的那一种人。

    可她没有想到,铁手只拧了一下眉,反手拽住了她的手腕,就大步往外走。

    心里甜了一下,艾伦小跑跟了过去。

    大概心里太过着急,加上两条腿本来就长,铁手去拿车的路上,走得那个速度奇快。为了不成为他的累赘,向来习惯了穿高跟鞋的艾二小姐,小跑得气喘吁吁。不免有些后悔为了衬他的身高,死命穿很高的鞋子了。

    铁手开着车,出了锦山墅。

    认识她这么久,艾伦没有见过他这么失态的时候。几乎快要把一辆越野车给开出了火箭的速度了。汽车在公路上狂奔着,油门儿一脚踩到了底,速度快得她几乎看不清道路两边儿的路灯。

    三个人都闷着头,没有人说话,气氛十分凝重。

    铁手已经给人约好了等待的地方,差不多一个小时后,他们就在石门入京的路口处接到了送他老妈过来的车辆。

    扶着他母亲下车的人,是一个长相恬静的姑娘。

    “翊哥吧?阿姨她……”

    “嗯,谢谢你了。”不等她的话说完,铁手走过去抱住了母亲,又冲那个姑娘点了下头,“你回石门吧,下次有机会,再当面感谢你。”

    那个姑娘一愣,“我……还是一道去医院看看吧。也不差这一回。”

    皱了下眉头,铁手还没有来得及吭声儿,他臂弯里奄奄一息的铁手妈一把就拽住了儿子的胳膊,有气无力地哼哼。

    “阿翊,小郑老师好心送我上来,你怎么能这样对人?”

    动了动嘴皮儿,铁手没再多说什么,只看了艾伦一眼。

    “去开车门儿。”

    “哦!”艾伦从怔愣中回过神来,赶紧把越野车的车门大开,由铁手抱着他老妈上去了。然后自己乖乖地坐在边儿上,叫了一声“阿姨”,就不再多说话了。

    他的汽车在前面,小郑老师的汽车在后面。

    一前一后,一路往医院去了,铁手沉闷着脸,始终没有吱声儿。

    他老妈早些年在厂里工作,环境不太好,一直有呼吸道方面的毛病。前两年检查出有轻微的支气管哮喘,一直有在吃药治疗。要知道,支气管哮喘这病,如果不发生并发症,一般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可他母亲这个情况,很像是治疗过程中丶出现了并发症。

    其实,这几年他们的条件好些了,他说过好几次让老妈到京都来生活,他闲时也可能照顾着她。可他老妈是一个固执的老太太,不管他说什么,愣就是不同意。只称已经习惯了石门的朋友亲戚,街坊邻居,不乐意过来京都一个人寂寞。

    实在无法,铁手也只能由着她。

    只如今出了这样的情况,他觉得这件事儿得抓紧办了。

    等结了婚,就让老妈上来,还可以帮着照顾一下孙辈。

    这么寻思着,他不经意就睨了一眼一直在发愣的艾伦。

    皱下眉头,他没什么情绪地说,“不要紧张,没事的。”

    她在紧张么?

    艾二小姐这才回过神儿来,发现自己的手指头把大腿都揪痛了。

    不好意思地扯了扯嘴角,她淡淡地说了声儿“哦”,就不再吭声儿了。

    当然,她不会说出来,她这人真没那么伟大。她紧张的其实是屁股后头那个明显被铁手老妈喜欢着的小郑老师,而不是他老妈的病。

    铁手没有再说话。

    可咀嚼着他话里的意思,艾伦心里却澎湃开了。

    他那一种完全把她当成了自己人的语气,让她今天晚上好像被第二桶鸡血给泼中了。这是不是代表,在手哥的心里,并不是完全没有她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在这样紧张的时候,还能注意到她的小动作。

    自我安慰的想了想,她差点儿笑出声来。

    可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不能这么逗逼。要真笑出来了,老婆婆肯定得恨死她。

    *

    医院是在来的路上,冷血就已经帮他联系好了的。等几个人赶到的时候,医生护士都已经准备好了,速度很快地将铁手妈推入了急救室。

    为了谨慎起见,与这里医生很熟的冷血,也跟着进去了。

    大约半个多小时,他神色怪异地又出来了。

    铁手紧张地迎了上去,“老冷,我妈情况咋样?”

    冷唇微微一抿,冷血突然揽着他的肩膀,又瞥了艾伦和坐立不安的小郑老师一眼,拉着他走到了差不多十米外,才压着嗓子小声儿告诉他。

    “老铁,你不要担心,伯母的病,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目前来看,就是有一点支气管炎症,多多注意一下就好了。”

    看着冷血欲言又止的样子,不需要再多考虑,铁手就明白了。

    很显然,冷血不好意思说他老妈在装病。

    毕竟有病也是真的,不那么严重也是真的。所以他才找了这么一个折中的说法。而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也只能是他这个老妈了。她故意谎称病重,找了一个借口,把人小郑老师弄来,想要塞给他。

    “老冷,谢了!”

    拍拍他的肩膀,冷血没再多话,径直离去了。

    他的家里,还有一个孕妇等着他呢。

    坐在长长的走廊里,铁手的表情有些凝重。艾伦一直注意着他,从他与冷血两个人的窃窃私语,再到他半明半灭的表情。

    考虑了一下,她绞着手指就走了过去,像刚才那样,抽了下他的衣角。

    “手哥,阿姨她的病……很严重吗?”

    眉心皱得很紧,铁手揉着太阳穴,摇了下头,突然认真地说,“小二,你在这是主人,去替我妈关照一下小郑老师。”

    人家小郑老师一个年轻姑娘,大老远的晚饭没有吃就开车将他老妈给送过来,这一份心意不管如何,总归是好的。而且,她老妈没病那么严重,想来这个小郑老师也被蒙在鼓子,铁手也不可能对人家不近人意。

    但是,他老妈的心思,他心理又明白得紧。

    所以,最方便做这事的人,就是艾伦了。

    待医生检查结束后,铁手妈被送入了病房。

    医生的说法和冷血差不了多少。不过,医生到底不是他的哥们儿,在言辞上要保守得多。而且铁手妈本来有支气管炎症也需要治疗,于是,开了住院单子就让他去缴费,说是住几天院观察一下情况。

    打上了消炎的点滴,坐在病床边上,铁手也没有拆穿他老妈。

    “妈,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捂着胸口,铁手妈的脸色有点苍白,“好,好些了。就是时不时地喘不过气儿来。阿翊啊。妈这一次还能活着见你,真多亏了小郑老师。妈一个人在家,那会儿吓得六神无主,就厚着脸皮给她打了电话。小郑老师二话不说,就把我送上来了,这恩情,咱们要记啊……”

    “阿姨,我应该的。”小郑老师有些不好意思。

    握住他老妈的手,铁手安抚地拍了拍,再向小郑老师道了谢,又把他老妈故意挑起来的话头甩给了艾伦。

    “小二,你找一个附近的宾馆,带小郑老师送过去安置。这一路上太辛苦,开夜车不安全,明天早上再回石门吧。”

    不得不说,强将手下无弱兵。

    铁手这个人说话虽然严肃刻板,可真是找不出来半点破绽,可以说水都泼进去。明明听上去客气周到,可话里却亲疏立显,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得一清二楚。

    看得出来,那小郑老师对铁手有点儿好感。

    但她好歹是一个知识分子,不会连这点儿眼色都看不出来。

    脸稍稍红了一下,她又走到病床边上,微微躬身安慰了铁手妈几句,就友好地向艾伦点了下头,文文静静地说。

    “艾小姐,这样就麻烦你了。”

    “哪里的话?你太客气了!该我们感谢你的。”

    艾伦回答得也很地道,可心里却不是滋味儿。

    铁手妈对小郑老师的态度太过和蔼可亲了,这小郑老师的表现也实在太好了。就算是她自己,一个这样喜欢挑人家刺儿的人渣,一时半会儿也没法对这样的女人产生出半点怨气来。

    确实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姑娘啊。

    如果她真配给铁手会怎么样?

    乱七八糟地想着,她身子板儿不由得抖了一下。

    不行不行!

    她要跟了铁手,她艾小二睡哪儿?

    *

    艾伦和小郑老师离开了。

    病房里,又恢复了冷寂。

    “妈。”铁手看着头发又白了不少的老妈,替她掖了掖被子,思考了好久,才淡淡地说:“我知道你不喜欢艾小二。可是,为了我,你就试着接受她,行吗?”

    不经意皱一下眉头,铁手妈看着儿子一本正经的黑脸,想到他刚才几次三番拿话来噎自己,就是为了安抚那个女人的小动作,不由有点儿来气。

    “你不是不喜欢她吗?双何必为难自己?”

    铁手缓了缓脸色,叹道,“我说过,我没有不喜欢她。”

    面色难看地靠在病床头,铁手妈拉了拉输液管儿,轻轻哼了哼。

    “这么说起来,你觉得都是你妈在无理取闹,破坏你们的感情了?”

    双手撸了一下头发,铁手默然无语。

    这气氛,像极了往常母子俩相处的大多数时候。就算铁手不接受他老妈的意见,他也不会在她生病的时候去反驳她。不过,他不反驳也不代表认同,他总是习惯用沉默来抗拒。

    “阿翊啊……”

    重重叹了一口气,铁手妈哆嗦着唇看着儿子,声音哽咽了起来。

    “难道你就不想成全一下妈这把老骨头?眼看我这病,谁知道还有多少年可活?妈不过想替你找一房好媳妇儿罢了,要不然,我怎么好意思到下面去见你爸……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固执?”

    铁手继续沉默。

    “阿翊,你到是说句话……”铁手妈脸上皱纹都深了。

    嘴皮动了动,铁手还是那一张面瘫脸,“我没话说。”

    “没话说,是同意了?”

    “不同意。”

    果然,又是这样毫无意义的争执,铁手妈气恨地狠剜了他一眼,一只手就捂在胸口,缓缓地轻揉着,闭上眼睛不再理会他了。

    两母子,谁也不说话。

    直到艾伦送了小郑老师回来,气氛还以一种诡异的姿态在持续。

    艾伦愣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走过来,靠在铁手的身边儿,低下头,覆在他耳边儿上轻轻问,“阿姨,她睡着了?”

    抬起头来,铁手看着面前的姑娘,僵硬地笑了笑。

    “嗯。辛苦你了。”

    艾伦极少看见铁手笑。

    不对,是她根本就没有见过他笑。

    刚才这一笑,虽然有点儿僵硬,充其量只能算一个“笑的半成品”,可还是让她的心狠狠一暖。咧了咧嘴巴,她挪了一张椅子来,在他的身边儿坐下,瞥了瞥闭着眼睛像睡过去了的铁手妈,又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

    “喂,手哥,你觉得那小郑老师……人怎么样?”

    只有傻姑娘才会问这种问题。

    可大多数情况下,姑娘们都会像她这么傻。

    铁手看过来,像是没明白她的意思,“什么怎么样?”

    心肝儿“扑通”乱跳着,艾伦强压下心里的酸涩,笑着眨巴下眼睛,说,“长相啊,人品啊,温不温柔啊,漂不漂亮啊,大概就这些了吧?”

    “我去看别人做什么?”

    铁手鸡同鸭讲的回答,却取悦了艾二小姐受伤的小心肝儿。她咧着嘴一乐,偷偷将手臂绕过去缠在他的胳膊上。为了不被铁手妈听见,她再一次压低了声音。

    “那么,我呢?我这人咋样儿?”

    “你?”铁手侧眸,态度十分认真,“长相不错,人品差点。”

    靠!

    这是冷幽默吗?

    算是手哥式的冷幽默吗?

    艾伦真心希望这是一个冷幽默。可看着铁手一本正经比回答1+1=2这样的数学问题还要严肃的脸,她悲哀地发现,人家手哥真没给她开玩笑。

    苦逼地望向天花板,她压着嗓子喊,“我哪里人品差了?”

    “你偷吃小十三的小熊饼干。”

    “噗……”

    差一点儿笑喷了出来,艾伦使劲儿捂着嘴憋住笑,憋得胸腔起伏着发涨,才没有让口水直接出来污染了环境。

    清了清嗓子,她相信他是在给自己开玩笑了。

    只不过,这男人傻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