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7米 艺术化犯罪(结局前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甘兰兰裸死在游泳池,这很奇怪。犯罪人要杀她,完全可以选择很多方法,为什么要让她那么死?究其原因我认为,这对犯罪人来说,应该也是一种死亡艺术的表达。还有,孙成昊性猝死、晏仲谦与女人相缠而死在浴缸里,虽然都是不同的死法,其实也都包含了犯罪人同样的心理……艺术性死亡。甚至于,从这两点上面,我还怀疑,犯罪人在性方面很压抑,有着强烈的自卑……”

    “那么……”章中凯的声音有些幽幽的,“唐瑜呢?”

    心口一痛,占色缓缓说,“还有比穿着婚纱飞起来的死亡方式,更美的吗?”

    章中凯没有回答。

    占色一直闭着眼睛,看不见他的表情。

    屋子里,除了两个人的呼吸,再没有其他的了。

    似乎又考虑了好久,才听到占色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样的人,一般都没有幸福的童年,在生活中经常会被人瞧不起,这才推动了他的扭曲人格形成。而且,很有可能还受过伤害,甚至于身体有残缺……我推断,年纪应该在25至30岁之间。身材偏高,偏瘦,身高约在175—180左右……”

    说到这里的时候,综合一条条信息,她的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儿。

    而这时,章中凯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那你总结,他的犯罪心理是怎样?”

    死死闭着眼睛,占色压抑着心口的狂跳,一字一句说得极为艰难。

    “他在享受犯罪,享受踩低别人智商的快感。因为他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说到这里,她慢慢睁开眼睛,对上了一双冷漠得近乎冰块的眼神儿。

    “我说得对吗?师兄?”

    冷冷地看着她,章中凯没有说话。

    占色也看着他,脑子里乱糟糟的,忽然就想起了她第一次在吕教授家里见到章中凯的样子来。在那个时候,她记忆中的章中凯,阳光,斯文,帅气,学识渊博。在学生堆儿很有人缘,中政的女生为了追求他,都快要挤爆头了,个个乐意为了她鞍前马后。

    而这一刻。

    她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曾认识过他。

    他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冷酷和残忍,让她的心沉下了谷底。

    “师兄,你怎么不说话?”

    双手捏在轮椅的两边儿,章中凯轻轻地摩擦着已经被他的手打磨得很光滑的扶手,突然浅浅一笑,表情再没有了刚才表现出来的那种悲痛和难受,轻松的样子,再一次变成了那个飘逸若仙的章师兄。

    可是,却笑得占色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色色,你总是这么聪明……告诉我,你怎么想到我的?”

    “你还记得吗?有一次,吕教授给了我们几个关于犯罪智力的测试题,其中有一个就是关于12生肖犯罪的……我们几个研究生都按自己的理解做出了答案,结果,只有你的心理逻辑异于常人。吕教授当时很开心,说你有天赋。可是,后来她又笑叹着补充了一句:一个对犯罪心理研究有心赋的人,其实,也是一个具有犯罪天赋的人。”

    占色说得很哽咽。

    坐在轮椅上的章中凯,看着她,突然一笑。

    “呵呵,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难道不知道吗?有的时候,人笨一点其实没有什么不好。可你啊,总是这样儿,一定要把人最真实的的‘恶’挖出来曝晒。知道得太多,又有什么意义?”

    没有回答他,占色声音很冷,“你是蝙蝠?”

    章中凯也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突然双手撑着轮椅,慢慢地站了起来,身上还套着新郎礼服的他身躯显得颀长清瘦,除了左脸上依旧没有褪去的畸形瘢痕之外,整个人表情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妥。

    可是,在他一步一步走向占色的时候,她的心里却突地发凉。

    “怎么回事?你的腿……没事?”

    说到这里,她恍然大悟,又是一惊,“那次我在路上,见到的人也是你对不对?”

    高高的站在了她面前两步处,章中凯顿住了步伐。

    蹙着眉头,他的表情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快乐,而是沉思着慢慢地低下头来,看了看他隆起的肚子,不回答她的话,却是自言自语地说。

    “不知道这个肚子,权四爷肯出多少价钱?”

    “章中凯,你别胡来……”

    在得知他的腿没有问题之后,随之而来的心慌,主宰了占色的神经。

    几乎就在章中凯低头的刹那,她扯着嗓子,尖利地大喊了一声儿。

    “孙青!救我——”

    “别喊了!”章中凯淡淡地笑着,面色温柔得真不像一个坏人,“她这会儿肯定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你什么意思?”

    “你说呢?”

    一阵恐慌汹涌而来,占色脑子飞速运转,突然间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那个一直藏在zmi机关的内鬼,就是陈姐?对不对?上次吊扇事件,还有以前的一次次泄密,都是她干的?”

    “聪明!”

    章中凯声音沙哑,又走近一步,弯下腰来,轻轻挑起她的一撂头发,在鼻子上闻了闻,像是特别心痛地看着她说,“色色,唐瑜死了,你是不是哭得很伤心?你看看你,两只眼睛都红了,看得我真的好心痛。”

    下意识地挪开身体,占色退开瞪视着他。

    “你好恶心!连自己的女人也能下得了手?”

    “呵,我不喜欢背叛的人!”章中凯轻轻地叹息着,声音里满是惋惜,整个人看上去凄凉得不行,好像他不是杀人的那一个,而是被杀的那一个,“色色,本来我也给你安排了一个节气……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比较喜欢哪一个?”

    “章中凯!”

    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想到唐瑜,占色觉得喉咙口像是被铅块儿给堵住了,泪水溢满了眼眶,却怎么都没有掉下来。

    “你于心何忍?她什么时候背叛过你?对,她生过孩子,可以前那个男人……不是她自愿的,那叫什么背叛?更何况,她还怀着你的孩子!你怎么想的?”

    “孩子?”章中凯突然诡异地一笑,“你觉得她真会有孩子吗?”

    目光一沉,占色嗓子凉透,试图往外走。

    “你什么意思?”

    一把捞着她,章中凯又低头看了下她的肚子,“没有孩子,根本就没有孩子。”轻轻笑着,他突然哧了一声儿,接着说,“我不过给她做了一个这样的催眠……让她误以为有了孩子而已。”

    艰涩地咽了下口水,占色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瞧你问得!如果我不那样做,权四爷又怎么会走得那么放心?”章中凯的笑容很明亮,声音也轻松了起来,好像做了一件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一般,“他大概也无法想象,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伤害自己的亲生骨肉吧?”

    一阵阵潮涌般的悲愤情绪堆上心来,占色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在发颤。

    “吕教授的磁带是你偷的、对卫错催眠的人也是你!还有,唐瑜之前的记忆也是你置入的……就连我恢复催促记忆的指令,也是你更改的对不对?”

    “占色……”章中凯看着她,柔情万种地说,“你真聪明,让我更加喜欢了。”

    “告诉我,我恢复记忆的指令是什么?”

    章中凯柔和的脸一沉,“你永远也不会猜得到,我自然也不会告诉你。色色,你不会明白,一个人带着缺憾生活是什么样的……我想要你也品尝一下缺憾的感觉。不完整的记忆,就像我不再完整的身体一样……而我遭受的这些,全都是拜你的男人所赐。”

    嘴角颤歪了一下,提到权少皇,占色反常得淡定了许多。

    “这么说来,他早就怀疑你了?”

    “是,他一直怀疑我。色色,你知道他对我都做了什么吗?除了汽车自燃事件之外,他为了试探我的腿是不是真的站不起来了,让人假装不小心用滚烫的开水淋在我腿上,在残疾人通道上放上障碍,逼得我坐在那里,等了三个小时才等来人帮我,还有……”

    目光里露出一丝狰狞,章中凯突然撩起裤腿来让她看。

    那腿上已经愈合的伤痕,红红的肉像蚯蚓一般爬在上面,看上去狰狞恐惧,而他凄厉的声音,则是恐怖之最。

    “可惜!我都忍下来了!他以为我真是一个废物了,哈哈……他却不知道,我可能忍人所不能忍……你明白吗?只有我,才能忍得下来。”

    “他不会无缘无故伤害你!”占色冷冷地看着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不是说我是蝙蝠么?”章中凯笑着反问。

    “我是说,除了蝙蝠的身份之外,你还有什么样的身份?”

    “色色,你这脑子啊,想得太多了……”章中凯淡淡地叹了一声儿,掌心抚上了她的脸,“有些事情,不该你问的,就不要问了。你问了我就会回答你吗?你傻不傻?”

    自嘲地冷笑了一下,占色直视着她的眼睛。

    “就算你心里有委屈,杀人就能解决吗?你学了那么多年的犯罪心理学,为什么不能看透这一点?那是解决不了的。”

    章中凯淡淡地笑,在窗外雪花下的光线泼洒下,他整个人阴暗得像个影子。

    “色色,你不明白吗?看透别人容易,正视自己最难。”

    占色承认,他说得对。

    这会儿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也没有心情关心学术。

    她只想知道,他接下来的想法。

    “说吧,你打算把我怎么办?”

    盯着她沉默了片刻,章中凯缓缓抬起她的下巴来,意味深长地说:“你不要害怕,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谁让我这么喜欢你呢?你说,如果我要把你怎么样,你现在还能好好地坐在这里吗?”

    占色嗤声儿冷哼,“那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你的好心了?”

    “呵呵,那倒不用……”章中凯浅浅的笑容,一如当年的阳光,“因为我对你,从来都没有安过好心。你猜测得很对,权少皇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对付我,在中政的时候,我接近你,确实有目的的……”

    “什么目的?”

    “可惜了,我不想告诉……”

    最讨厌这样的对话了。

    占色瞪着他,也不想做这种没有意义的兜圈子。

    略略考虑了一秒,她冷笑一下,淡淡地说,“那按你的说法,你把孙青撂倒在这儿,难不成就为了与我聊一会儿天,坦承一下自己的罪孽?这会不会太傻?”

    “挑衅我?!”

    章中凯细细縻挲着她的脸,一张混合着文雅与狰狞的面庞,此时显得很难看。

    “行,我告诉你也无防。这一次,我会用你这一个大筹码,来换一个大的物件儿!”

    眼皮儿微微一跳,占色看着他,没有吭声儿。

    却听得章中凯轻轻补充,“比如……权少皇的命!你觉得划算吗?”

    “很划算!”占色冷冷说,“不过章中凯,我得告诉你。权少皇这个人毛病特别多,而他最大的一个毛病,就是不肯吃亏,从来不肯吃亏。而且……自从我认识他到现在,我还没有见过有人占过他的便宜。当然,你的想法很美好,但要他命的人,一般结果都很惨,你考虑好要试吗?”

    她说得严肃,章中凯却难得的哈哈一笑。

    “有点儿意思!”

    又重复了一遍‘有点儿意思’这句话,他的口吻更加淡定了起来。

    “那么你认为,用你和肚子里孩子的命,来换他的命和北x—21d,他会怎么选择呢?”

    占色冷哼,不答。

    而下一秒,章中凯已经把疑问句变成了肯定句。

    “他会同意的。在他的心里,整个世界都没有你来得重要。”

    轻轻勾了一下唇,占色微微眯眼,一脸云淡风轻,“你说得对。可你觉得,我会让他为了我丢掉性命吗?不会。我一定会先死,死在他的前头,不会让他为了我去涉险。我相信,那也是一种很幸福的死亡。就像唐瑜她一样,虽然你骗了他,可她死的时候,是幸福着去死的。”

    一提起唐瑜,章中凯声音一沉。

    “你这个冷肠冷心的女人,你会舍得去死?”

    抬手捋了捋头发,占色苦涩地一笑,“那是以前,冷心冷肠因为对象是你。不过现在我觉得……”轻轻笑着,她脸上闲适的笑意,染得她苍白的脸多了一些恬散,而她轻轻抚着小腹的手,更是显得安详。

    “为了爱人而死,死得其所,没什么不好。”

    章中凯目光一眯,怔了一下。

    “你想得美!我不会让你死的。”

    “我的命在我的手上,我要什么时候死,谁还能拦着?”占色轻笑着,语气里满满的全是对他的嗤笑,“像你这样有着偏执型人格的人,是永远不会理解何谓真爱,何谓付出的!章中凯,你一辈子都不会得到幸福,因为你亲手放弃了唐瑜,放弃了权少皇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给你的一次幸福的机会!”

    “他给我的机会?”章中凯嗤之以鼻。

    “对!”

    冷冷嗤道,占色的话里,没有半点儿玩笑的成分在里面,“章中凯,既然你说他试探过你,你也应该知道,依他的性格,为什么没有动你?那是他在给你的机会,给你一个走向正常生活的机会。如果我没有猜错,让你念情的也不是你,而是你的亲爹!因为你是权氏五术的后人,要不然……也不会等到你会有机会来祸害他!”

    占色的话铿锵有力,把章中凯说得也是一愣。

    可是不需要多说,他也知道占色说的就是实话。

    然而……

    淡淡一笑,他自嘲地望了一下天花板,满目悲痛。

    “那又怎么样?我当初是有目的的接近你。可是占色,我没有害过你,相反我喜欢你,关心你,处处帮衬你,维护着你,不那些人不来对付你……可是,他给我的是什么,你看看我的脸,换了是你,你应该去感激他的恩赐吗?不,不会,他就是一个魔鬼!”

    “你才是一个魔鬼。”

    恨声骂了回去,占色狠狠抽了一口气,才抚了抚肚子平静了下来。

    “我不知道这中间有什么问题,但我的男人,他是我见过这世上最有担当的男人。就算那件事真是他干的,也一定是因为你自己有问题。”

    “哈哈哈……”

    章中凯大笑了起来,笑到最后全成了呜咽一般的苦涩。

    “我一心维护的女人……就是这么看我的……哈哈……”

    在他凄厉得几近崩溃的笑声里,占色一直在沉默。

    沉默当然没有金,却可以让她理清楚自己的思维。

    现在她的人落在章中凯的手里,孙青被人制服了,她应该怎样才能脱身。她相信章中凯不是一个人,在他的背后,还有更厉害的人物,因为权少皇说过,这一个阴谋之大,可能他都想象不到。而现在,绕来绕去,好像都是权氏五术在内斗。

    另外……

    她记得,四哥还说,蝙蝠或者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可是看章中凯的样子,像意识到了吗?

    缓缓抬头,她直望过去,“章中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五术哪一家的后人?”

    章中凯瞥她一眼,声音很轻,“命!占色,你也没有想到吧,那年的一场浩劫,我们都成了孤儿……父母都惨死了,而这一切,都是权家人干的,我们祖祖辈辈为权氏卖命,得了什么样的结果?所以,权少皇他该死!该死!”

    “章中凯……”占色突然盯着他,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句,“爵爷是谁?”

    章中凯偏过头来,看着她明明灭灭的脸。

    “你问这个做什么?!”

    一字一顿,占色说得十分缓慢,“你不是蝙蝠。”

    她话音刚落,章中凯还没有回来,在卧室的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阵急切的脚步声,伴随而来的是一个男人低沉的嗓子。

    “你说得对,他不是!”

    ------题外话------

    妹纸们,从明天开始,二锦就要请假写大结局了。每次走到这里,心里总有一种千言万语,却不知道如何诉的感觉。

    感谢的话说了太多,这里就不再一一说明了。权老五的故事暂时搁置了,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二锦的新坑《一品医妃》,那是一个与《强占》里鎏年古井壁上的篆刻字“生死轮回,此情不移,鎏年古井,寿与天齐”有关的故事,也与《宠婚》里天蝎岛温泉池壁的《金篆玉函》有关的故事……当然,也与《步步惊婚》里的《金篆医典》有着密切的联系。

    敬请收藏!收藏对作者,是最大的鼓励,木马!

    ps:大结局全部写完的时间,最多不会超过十天!争取在12号放一部分上来。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