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23章 云和山的彼端之孙应龙的狼之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云和山的彼端之孙应龙的狼之口,

    海风轻扬波浪微卷的地中海北部,意大利半岛米兰行省的西岸地区,一艘来自外域的塞里斯船,也在缓缓地接近当地唐人所据有贸易点和殖民地所在的里窝那港区。

    作为曾经的秘密结社——拜龙教的最后任教长,孙应龙在被一路追杀的流亡数千里之后,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回来的一天。

    “孙长老,金刚号有传信过来,那些尾随海上的东秦水军,已经不见了踪影了。。”

    身为船主的大夏人辛九如,小心翼翼的请示到。

    他乃是数百年前人称“七海船主”的传奇人物,大食归化人辛巴达的后裔之一;而在他这一支身上据说还留有义军消亡的大食教开国教祖穆氏血脉;因此,依靠祖辈在大夏海军流传下来的渊源和余泽,他于地海到赤海之间的航路上也颇算是一号人物。

    这次更是想方设法讨要到了接送来自故国新朝使节的差事,不由一贯在地海上横行无忌的他,也不得不谨小慎微的事事只求周全和稳妥才好;要知道的是他的前任已经丢过一次脸了,在过赤海与昆仑洋之间的泪门海峡之时,居然遭到了来自附近海岸的昆仑种海寇骚扰。

    虽然这些船小械陋聚如蚁附的海寇,在随船的火器轰击之下终究是个笑话,而遗尸无数争相而窜。但是身为旧日臣藩的安素国(阿克苏姆王国)上下,并坐镇僧祇(桑给巴尔)藩的北境王一族,具是颜面无光而朝堂震动。

    甚至有来自叶城(耶路撒冷)的七海经略使府使者佶问,是否需要发叶门(也门)藩水陆之师,越海借地助剿云云。由此闹出了好大一番是非来,而最终变成对大食种余孽在南部赡洲沿岸所据,海娜城邦诸国的围剿行动。

    另一方面,则是他背后的恩主和靠山,定西(巴格达)宇文氏的授意。作为大夏《氏族志》中号称九翼之一的宰相世系,初祖赛特公与恭献夫人(王思月)所传下留守祖地的分支;他们可是正在努力谋求与东土母国新朝,出自庆元后一脉的夷洲宇文氏,进行重新联宗和续谱呢。

    “这岂不是当然,也不看看这南部赡洲与西牛贺州之间的地海,如今是谁人在做主呢。。”

    另一名穿着新朝水军服色的同行武官傲然道。

    “古时横跨昆仑洋到地海的唐人七大州国,如今都归顺了五部,区区泰西蛮子又算得了什么。。”

    “彼辈居然还在用划桨,只怕是此生都未曾见过无帆自走之船吧。。”

    他叫范仲初,乃是旧北朝后唐名臣范仲淹的后人;也是新朝崛起于淮上而扫灭北唐南梁,一统寰宇而家世迅速衰败后,乘机拜托了门第子弟身份束缚,而出来谋取机遇与前程的东土年轻一代代表人物。

    只是作为昔日南北缓冲的三吴士人的残余门第,他从吏员、吏目逐级过关斩将式考上了新朝事务官初选之后,既不是攀附那位号称“福建子,半天下”的蔡(元长)平章,也不是拜见那位一向喜欢提携杰出后进的赵(鼎)堂老。

    而是最后找了八竿子打不着的枢密院虞(允文)大知事,主动要求调入新朝别设的水师之中效力;而就此过上了与油污、盐腥、煤灰与汗臭为伍的日子。

    但没想到他居然还做得不错,不但笼络了水师部下中那些盐枭、私贩、渔民出身的粗鄙汉子,还以优异的文采底子从那些海外岛藩子弟、残余水师世家子当中脱颖而出;最终还得到了作为南洋海军代表追随出使的荣誉。

    同行的还有别号“陈王孙”的新朝内卫第四军的统制官陈渊;也是暗中指挥使团护卫力量的官长。据说他的祖上就是出自前朝中唐开元年间,滞留在中土长安的大秦使团后裔,流传至今已经有十数代人了;所以对他来说这一次未尝没有某种访故和溯源的意味。

    只是他显然要注定失望了,因为如今出访的这个所谓的西秦,不过是在光复了沦陷于蛮族手中的故土,再割据自立起来不过百余年的新王朝而已;反而是如今定都于海峡之畔的东秦之国,与古之大秦的渊源要更深一些。

    随着船只的靠岸停泊,港口当中等候已久的盛装乐团也吹响了各种,据说是从古典时代废墟里发掘出来的青铜大号、水压风琴、基萨拉、里拉琴(Lyre)、阿夫罗斯管(Aulos)等古罗马乐器;

    “圣西维尔的后裔,汪达尔人、西哥特人、山内和山外高卢,黑森林与诺曼海岸的一切保护者和共主。。帝国首席元老、第一公民、第一护民官、全权执政官。。。当代奥古斯都”

    大腹便便的负责迎接的礼仪大臣兼宦官,用了好一阵子才宣读完这些亢长的称谓。

    “欢迎伟大塞里斯帝国新主宰的代表们,并愿缔结以帝国最古老时代以来的友谊和交流”

    “奉朱利安凯撒之命,前来护送使节团一行”

    穿戴精美胸甲和鬃冠盔而黑发黑眸的将领,则要简明直白的多。

    “鄙人吕西安,皇都禁军加斯科尼第一联队骑兵官。。”

    “为什么要人护送。。还是禁军前来。。”

    孙应龙不由注意到了这个细节,用拉丁语开声道。

    “山外的塞尔特人(阿尔卑斯山土著),因为对帝国的不恭敬而刚刚受到凯撒的严惩。。”

    吕西安却是无视宦官的眼色毫不掩饰的道。

    “因此有失败者逃亡进了白色群山之间,而成为过往商旅的威胁。。”

    听到白色群山字眼的这一刻,孙应龙却是,耳边仿佛还响起了了历历在目的情景和声音。

    “白色群山之民是自由的,无论是罗马人,还是法兰克人,希腊人都不能夺走它。。哪怕是到呼吸停止的最后一刻。。”

    阿尔卑斯山脉之中吞噬了无数生命的狼之口,和那个身负秘密使命的旅店老板娘的硕大胸怀,都还恍若是昨天才发生过的事情一般。然而当年统治阿尔卑斯的大公爵利奥波德一世;还有他手下的“死亡之犬”代官沃夫郎,都已经成为了过眼云烟了;

    现在他已经是新朝最富盛名的火器专家和军器监造之一,同时也是出访西大秦的使团副长,主要任务不是明面上的交涉和通商,而是私下的情报和记录收集,乃至对西秦治下的民生和军备水准、资源产出和社会形态等进行有限的评估。

    作为数百年前脱离东大秦的塞里斯王朝,而以昔日海上军团第一任手掌西维尔的后裔为首,以复兴古典为名独立出来的西罗马第二帝国,也是东方大夏帝国的天然盟友之一;

    可以说无论是作为前身海上军团,还是后来建国的第二西罗,都与远至形形色色的唐人城邦和诸侯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和往来;至少在占据了两海枢纽和欧亚大陆桥头堡的拜占庭帝国,依旧存在并且保持足够的势头之前,这种远交近攻的连横合纵之势是会继续存在下去的。

    事实上,随着数百年前响应大夏、大梁两朝开国圣祖粱公“征拓域外”的大时代号召,大举进入环地中地中海地区的唐人势力,无论是远至伊比利亚半岛,还是近到地中海东岸的黎凡特和黎巴嫩地区,或又是北非的迦太基沿海,都有他们占据一方的存在或是相应的贸易殖民据点。

    甚至可以说,从阿拉伯海和波斯湾,再到红海和地中海,任何想要在这些海域上有所作为的政权和势力,也都无法绕过他们所经营和缔结的网络和纽带。而在那些历经征拓之后残存下来的外域土族政权当中,同样也是充斥着形形色色的唐化势力,或是唐人留下的贵姓后裔和血脉。

    只是相对于东罗帝国饱受东方熏陶,而建立起来的相对高度集权和庞大的官僚体系。这个再兴的西罗第二,则是因为在四次大十字军西征,所完成对罗马故土的再征服过程当中;吸收了太多来自已崩溃的法兰克王国中西部的残余势力,以及汪达尔人、哥特人的源流,甚至是日耳曼蛮族的余孽,而更多体现出某种行省———分封的二元建制特色来。

    因此,在作为王朝基本统治区域的山外高卢诸行省之外,还有着大大小小的众多封建附庸体制下的城邦、属国,以罗马古典时代的盟属方式,为帝国名义上的共主(皇帝)效力和贡献着。

    高举着旗牌仪仗的队伍渊源的蜿蜒直上雄峻的阿尔卑斯山区。而最后得以伴随着使团上路而鱼骊而行在山道上的,除了来自禁军头戴羽冠盔的加斯科尼骑兵联队之外,还有当地都灵堡的拉文那军团中,第五边疆卫戍联队的老兵们。

    这些背着鸢形盾阔盾和强弩,挎着半手剑和大刀,头戴护鼻尖盔身披锁链甲和蓝灰飞鸟纹战袍,沉默而坚定行走在道路上的卫戍老兵;也让使团当中的护卫侍从和武官们感受到了某种不同寻常的意味,暗自纷纷拿出携行的短铳和转轮快铳来。

    只是当这行充满警戒的队伍抵达群山之巅的谷地,而让人重新看见位于阿尔卑斯山崖之侧的狼之口,又不免再度物是人非的感怀和思念之中,

    孙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