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2章 新团队(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穆勒教练以前结过一次婚,结婚八周年的时候离了,现在是单身汉一个。不过么,要远渡万里来中国执教,他也是要准备一下的。

    这期间,其他团队成员先过来了。

    运动医生,唐纳德,陆笙以前见过,美网时候给她治过手伤。

    陪练……诶?

    陪练竟然是宋天然,这倒是让陆笙没想到。宋天然在省队混得很好,都快成为省队陪练的头牌了,陆笙很好奇他为什么愿意离开省队来到她的团队。嗯,是觉得跟她混更有前途咩?

    哎呀呀真是太不好意思啦!

    结果宋天然的回答特别的耿直:“这里给钱多。”

    陆笙:/(tot)/~~真相如此简单。

    除了运动医生和陪练,还有一个体能训练师。

    体能训练师名叫洛水滨,据说是中国最顶尖的那一部分体能训练师,是南风从别处花大钱挖过来的。这个洛水滨,看名字感觉五行很缺水的样子,等见到真人,经过科普,陆笙才知道人家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洛水滨”是“洛水之滨”的意思,据说这句话出自《诗经》。洛水滨的家乡在河南洛阳,出生地很吻合这句诗,就取了这么个名字。

    一个看起来稀松平常的名字,经过这么一解释,感觉瞬间就升华了。陆笙啧啧感叹。

    她问洛水滨,“那你觉得我的名字可以怎么解释?”

    洛水滨答道:“你的名字谐音芦笙。芦笙是一种中国的传统乐器,诗经里也出现过,以乐器为名字很美。而且传说芦笙是女娲大神发明的。”

    “哇!”这一刻陆笙觉得自己好高贵。她看了看旁边的南风,问洛水滨,“那么南教练呢?”

    宋天然也在场,听到此话他心想,“南风”这个词最诗意的解释也不过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麻将了吧……

    洛水滨:“曹植写过一首诗,其中有两句是,‘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宋天然:好吧吾乃文盲。╮( ̄▽ ̄)╭

    陆笙又问:“那宋天然呢?”

    洛水滨看了一眼宋天然,突然坏笑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李白的诗。”

    宋天然气道:“这是形容老爷们儿的吗?!”

    宋天然和洛水滨都是自来熟,过了一会儿俩人熟悉得都开始交流家乡粗口了。洛水滨说话自带河南口音,他也不以为意,对宋天然说,战国时期洛阳是周天子待的地方,最正统的贵族们才说河南话呢。

    从此以后宋天然见到“贵族”这俩字第一反应就是河南口音,改都改不过来。

    教练医生训练师和陪练都搞定了。现在陆笙还差一个理疗师。理疗师的日常工作就是给运动员按摩放松肌肉。说到理疗师,南风第一个想到的是丁小小。

    他在亚运会开赛前就跟丁小小透露过自己的想法,丁小小却一直很犹豫。

    丁小小固然想去陆笙的团队,坦白来说这也更符合她的性格。可是队里还有一个徐知遥呢,假如他们都离开了,遥遥会不会孤单呐?

    可如果不去的话……薪水真的好诱人!

    纠结来纠结去,丁小小还是拿不定主意。她只好去找徐知遥。

    徐知遥默默地看着她。默默地,不说话。

    丁小小感觉他的表情看起来好可怜。她就有点心软,“遥遥啊……”

    “你去找她吧,”徐知遥突然说道,“我知道你们都喜欢她。坦白来讲如果是我,我肯定也去了。去吧去吧,不要管我,把我遗、忘、在、风、里!”

    丁小小觉得他站在秋天的风里,给人一种孤独寂寞冷的萧瑟感。她终于下定决心:“算了不去了,要不然你一个人多无聊啊。”

    徐知遥很感动,“谢谢你,我以后再也不叫你小丁丁了。”

    然后他招来一顿暴打。

    ***

    南风招聘理疗师的计划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阻力。他的要求比较高,首先绝对不要男性,其次还要技术够好,然后还要能接受经常出差跟着陆笙打比赛这样的工作节奏,不出差时的工作地点限制在t市。

    找了些天没找到合适的,他一直亲自做着理疗师的工作。说实话,这么好的工作他都舍不得让给别人了……

    穆勒教练到来时,南风还在霸占着理疗师的职位,遭到了穆勒的嘲笑。

    不管怎么说这个团队算是成立了。团队里有两个人说英语,这对陆笙算好事,她每天鼓起勇气用英文亲自和他们交流,磕磕绊绊,连说带比划的,说着说着感觉进步很大。

    每天被这么多人环绕着服务,待遇太高了,她有点不适应。南风倒是觉得没什么:“花了钱的,你就该放心享受。”

    陆笙很好奇花了多少钱,她觉得肯定不是小数目。怕南风不跟她说实话,她留了个小聪明去问别人。她先问了看起来最厚道的唐纳德,结果唐纳德回答的一个数字差一点让她摔跟头。

    “原来你薪水这么高呀?简直像是抢劫!”陆笙叹道。

    正好穆勒在场,听到他们的对话,他说:“抢劫可不如当医生来钱快。”

    然后陆笙又问穆勒的薪水。

    穆勒的薪资水平,大致相当于白天当医生晚上打劫然后周末再去酒吧跳个脱衣舞……这样子。

    陆笙把其他人的薪水都问了一遍,最后算了一笔账:

    支付给这个团队的薪水(其中南风是免费劳动力),加上她打比赛时整个团队的机票、酒店等各种开销,林林总总算下来,总共每年需要花费……呵呵也不多,大概□□百万的样子……

    陆笙被这个数字吓到了。

    如果每年支出按照八百万保守估计,那么她一年的比赛奖金要打到差不多一百三十万美元,才能保持收支平衡。

    啊啊啊啊啊啊啊!

    压力太大了,陆笙有点崩溃。

    早知道养团队不容易,却没料到竟然有如此的不容易。陆笙跑去找南风倾诉:“怎么办怎么办,我们要赔钱了!”

    南风哭笑不得,想说“没关系我还养得起你”,话到嘴边觉得不合适。丫头长大了,追求独立是好事儿,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