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高干军旅]特种军官的腻宠_分节阅读_21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江点头,这小子确实听话,合计是遗传了他爸爸的。盛夏小时候也很听话,就因为懂事,才给夕夏省了不少事儿。黎子自己给孩子冲了牛奶,然后开电视看。

    谭玉华那忍了好久,早就饿了,看黎子那压根儿没有要去厨房的意思,出口说,“小黎啊,你看看这时间,还不煮饭啊?我们不吃,盛夏回来也得吃啊。”

    黎子眼都没抬,盯着电视,一手抱着儿子慢搭斯里的说,“他回来再煮呗。”

    黎子是想着,她都做这份儿上了,是个人都看得出她不待见吧。要脸的就赶紧走,别站这儿碍事儿。都几十岁的人了,这么处着有意思嘛?

    戴珊珊那也不说话,她这嫂子是得理不饶人的型儿,嫂子的厉害她早就知道,要在这住,这点儿都不能忍着?在外面站了站,进了房间,她就不信她嫂子今天不煮饭,她哥回来总得吃吧,魏江臭小子总得吃吧,等着呗,急什么呀?

    黎子听见戴珊珊关门的声音,一愣,那女人是不是真把这儿当她家了?谁让她进房间的?简直火大。

    那姓罗的见黎子那脸,就知道戴珊珊在这家是什么地位了,得,反正他不管,不在她身上把钱弄回来,他是不会走的,赖定了。别的不说,赖着戴珊珊这女人,总有睡的地儿,总有碗饭吃吧。一直站着,看戴珊珊进屋了,他也跟着进去。

    这客厅里就剩老太太和黎子母子俩了,黎子那脸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那俩还真是绝了,看不到她多不待见吗?竟然有这么极品的人。

    一直挨着,到晚上八点来钟了,黎子火了,她也饿啊,抬眼看着坐一边的老太太,说,“你们到底什么时候走啊?你是不是以打扰别人家安宁为乐啊?不是住了豪宅嘛,住得起豪宅的人饭都吃不起吗还来我家蹭饭吃?”

    老太太表情那个理所当然,“谁说我们要走了?我今天已经搬回来了,你妹妹和妹夫也在这儿挤两天儿,等找到地方后才搬出。”

    黎子两眼一瞪,大吼,“什么?”

    当即站起身,抓着沙发上靠背的抱枕往地上一摔,“TMD这日子真没法儿过了……走,都给我走,赶紧走。我这也是一家人,你们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还让不让我们活了?真TM是上辈子欠的,靠--”

    老太太本来很淡定的,可听黎子甩脏话就不乐意了,黎子这儿媳妇她本来就不满意,竟然还敢这么对她?什么意思?有没有把她当婆婆看,有没有把她当长辈,当一家之主看?她住儿子这那是天经地义的,说出去谁不说是这个理儿?

    “小黎你注意点你态度,我怎么说也是你婆婆,我住我儿子家怎么了?你儿子在身边看着呢,你现在怎么对我,小心你儿子以后怎么对你。”老太太横了脸轻飘飘的说着话,压根儿就还没把黎子那火看眼里呢,当家的是她儿子她怕啥?

    “我儿子怎么对我那是我的事儿,用不着你来瞎操心,滚,带着你不三不四的女儿女婿给我滚,简直过分,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说谁不要脸呢--小娼妇你别太得意,到时候我一句话就能把你撵出去,谁不要脸?谁不要?个小娼妇有娘生没娘养的骚蹄子,我是你婆婆,我儿子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我住这里怎么了,我住我儿子的跟你个娼妇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有意见?”老太太那没等黎子落口,这就接话了,骂得那个恨,那个顺。合计是早在心里打上千万遍腹稿了,这时候吐出来那叫一个畅快。

    这给黎子脸都气绿了,等着脸说不出话来。老太太也站了起来,双手叉腰。她就没听过婆婆被儿媳妇制住了的,不给点颜色,还真以为她就是弱的。

    盛夏这时候才下班回来,今天加了两小时的班,回来就看到这剑拔弩张的气氛,边换了鞋边往里面走,取了身上的斜肩包扔在沙发上,魏江朝他跑过去:

    “爸爸……”

    盛夏抱着儿子看他妈和他老婆,还没问情况眉心就已经隐隐痛了。就知道这日子消停不了,冷着脸说,“别闹了行不行?孩子都看着呢,你们这是要拆房子还是干什么?我在走廊就听到了,不嫌丢人吗?”

    黎子那气儿正没处可发呢,侧身对着盛夏就喷,“这老东西说要搬回来住?她一个人就算了,那不三不四的女儿还要回来,这不算男人也跟着回来。魏盛夏你今天就给我说清楚,你是要我和儿子还是要这老东西。你现在就给我说!”

    盛夏皱皱眉,什么老东西?那是他妈,昨天她才保证过不跟他家人过不去,今天又…盛夏责备的话都还没说出来呢,那边老太太竟然就上手了。

    “个不要脸的娼妇,今天我就当着儿子的面好好教训你,谁是老东西?不要脸的娼妇我打死你……”

    老太太边骂边和黎子厮打起来,黎子是不服气,可跟老人动手她是从来没有过的,连让了几下,老太太不依不饶,一把抓住黎子的头发往后一扯,一大把头发给拽了下来。黎子这也不让了,转身也抓扯着老太太的头发,大不了鱼死网破,反正这个家她是没法儿再呆下去了,索性不能让自己吃了亏去。

    “魏盛夏你他妈还是不是个男人,你就看着这老东西这么打你老婆?离婚,老娘不过了,不过了--”黎子边大声喊着边扯下一大把头发,在盛夏冲过来时推翻了老太太,站一边儿大口喘着气,个老不死的东西,真是越来越过分。

    这日子不过了,哪天不受气?又不是难民收留所,任它阿猫阿狗都能住进来。转头对着盛夏吼,“你今天要是留下他们,我们就离婚,各过各的!”

    “你……你别生气了…”盛夏放下儿子冲过来是要拉开她们的,可他妈却倒地了,这又准备去拉他妈来着,黎子就说那话,盛夏就那么停住。

    这让他怎么说?他妈是过分,但是要他把人赶出去,他还是做不到,他能怎么赶?老太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