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03.任重而道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业已过了午时, 好不易处理好了家事终于可以好好安抚一些五脏庙了。

    紫玉帮着珝打下手, 一家人刚好能安安心心地吃上一顿午膳。看着这满桌的美食, 我是乐得都合不拢嘴。

    而陈小鱼也来得正是时候, 她一听手下回禀说我们一行人回了府衙后,便直扑扑地往这赶了过来, 倒是刚好让她赶上了这顿午膳,陈小鱼是知道珝手艺如何的, 直言自己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陈小鱼才刚一落座, 准备以客人的身份好好享用眼前这顿美食之时, 小雪儿在我的授意之下正经八百地向陈小鱼恭敬行了晚辈之礼, 直把陈小鱼惊得手中的箸都差点落了地。

    “雪儿给鱼姨见礼了。”

    “……”

    小雪儿她能说话了?!

    陈小鱼先是一惊, 紧接着又开始激动起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珝, 竟是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应了一般。

    “我们家雪儿在同你这位长辈问礼呢!”

    我一脸好笑的望着陈小鱼,还不忘提醒她到时候别忘了送份大礼。

    陈小鱼自是明白的我言外之意了, 知道这是大喜事儿, 随即一脸高兴神色,拍桌言道:

    “小雪儿真是伶俐可爱啊,快快起身,不必如此多礼。待回了魏都, 鱼姨定有大礼赠给小雪儿!”

    陈小鱼作为陈氏商会社未来的掌舵人, 她亲口许诺的一份大礼那自然是非同一般的了。

    “谢谢鱼姨!”

    说完, 小雪儿高高兴兴地坐回到了珝身边。

    珝则一脸微笑的为小雪儿布菜, 十分注意培养这孩子良好的饮食习惯。

    瞧着珝对小雪儿如此上心, 我又忍不住羡慕起小雪儿来,不过先下也无法完全将公事放在一边,因为洛阳之事到了最后收尾阶段,也是最容易出现问题的阶段,绝对不能掉以轻心,所以午膳过后,我也正有尽快处理公事的打算。

    “你这时候来找我们,想要定是有要事相商了,看来也只能是边吃边说了。”

    陈小鱼闻言,便知道我午膳过后行程肯定早已编排妥当了,刚吃了几口的美食顿时有些难以下咽了,哪有用饭时都要谈公事儿的理啊,还让不让人好好用膳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陈小鱼也就入乡随俗了,也顾不上什么礼仪了,当真是边吃边说道:

    “确有几件事需得向公子禀告。”

    “好,说吧。”

    我们都算是老交情了,一些繁文缛节自然是能免则免,无需顾虑太多,有事儿说事儿。

    “一是关于原逍遥楼楼主乔三的下落,有消息传出,乔三似乎还未死,而是被困在了薛家密闭地牢之中……”

    我不觉好奇一问。

    “薛家竟然没有对他下狠手?”

    “好像是薛老家主授意暂时不取乔三性命。”

    我笑了笑,随口言道:

    “那薛老家主这是要授我以柄啊,我可不能有负老先生这番美意,待会我就去薛家走一趟吧!”

    这乔三便是薛家最大的破绽,作为前逍遥楼的楼主,身系整个洛阳城上下达官贵人织就的利益大网上的中间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其中的关系厉害,如今老家主留下此人不除虽不知他心中有何盘算,可若乔三落入我手,对薛家如今的处境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了。

    “公子这是想要顺手救乔三一命么?”

    陈小鱼洞悉时弊的目光真是越发敏锐了啊。

    “乔三也是个可怜之人,救不救他还是一说,他若不想自救,即便我出手相助,他也未必会领情。”

    乔三与老家主小妾那私情之事儿,陈小鱼也是知道一二的,这其中恩怨是非确实没有眼前瞧着那般清楚明白,其中真相究竟为何只有涉事的当事人最为清楚,既然他们都想要了结当年那段恩怨,却也不是旁人能随意出手干涉得了的。

    而这也不是陈小鱼真正上心之事,她更在意的是公子会如何对付洛阳四大世家,特别是宫家!

    “公子,请恕小鱼无礼多问一句,那迁徙令……”

    言到中途,陈小鱼便又似乎难以再开口言及下去,因为事到如今,她也不得不开始谨慎的应对自己与朝廷之间的关系了。

    君臣关系,那就应该是一道泾渭分明的分界线,谁都别想逾越了去。

    “我动了四大世家,让你觉得心灰意冷了么?”

    我非常清楚小鱼心中所想,毕竟那迁徙令,实在是太过冷酷无情了,可政治博弈就是这种东西,你非要参杂私人感情,那不过是在徒增烦扰。

    小雨欲言又止,而珝给了小鱼一个坚定的目光,让她不妨将心里话都说出来,憋在心里实在是难受。

    陈小鱼知道珝对自己依然是信赖有嘉,而且她也十分感念珝对自己及整个陈家的再造之恩,所以陈小鱼早已经决定,此生她和整个陈氏商社都会追随在珝身侧,但有所需,百死不回,这是公心。

    而私情上,陈小鱼早已将公主和驸马视作朋友知己,她实在是不想看到有朝一日,因为君臣关系而逐渐疏远这份知己情意,要真到了那个时候,该是何等痛煞人心的时候啊。

    如今,公子既然将话挑明了来说,那自己又何必如此憋屈着不肯将心里话一吐为快呢?

    “小鱼确实有些心灰,可小鱼也知道,这是朝廷大事所趋,非人事所能力更。”

    闻言,我也不知该如何出口安慰小鱼了,也只能将这心里话说与她听了。

    “小鱼,陈氏商社为朝廷所做的一切,不仅仅珝一直惦记着,我也铭记在心,当日珝说但有北魏王朝一日,便保你陈家荣华不衰。我也知道作为友人,你真心所期盼的并不是这句承诺,现在我和珝便在此亲口对你承诺一句:无论将来世事如何变迁,我和珝都不会变,对你们的情意也永不会变。”

    说完,我举起身旁的酒杯,敬小鱼一杯。

    “你若信我们,便无需多言了,满饮此杯吧。”

    珝亦是一脸温和地望着小鱼,旋即也举起了杯中酒,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陈小鱼见状,感怀莫名,心中忽地豁然开朗起来,高兴地举起了酒杯,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再问,仰头便将这杯酒一饮而尽。

    得友如此,夫复何言啊

    我与珝亦是微笑着对望了一眼,旋即两人也将这杯中酒一饮而尽。

    待将酒杯搁置,我免得抿嘴一笑,继续言道:

    “小鱼啊,小鱼,若是不将我这心思向你挑明了说,难保你这疙瘩还得搁在心里啊,你此番感慨,究其根本,可是为了宫家?”

    小鱼倒也不隐瞒,她确实是为宫家忧心,更是心忧宫襄那丫头。

    “确系是为着宫家。”

    经过那场变故,宫家确实是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和灾祸了。

    “宫家现下情形如何了?”

    我深知其中紧要,也免得开口加以询问。

    “不大好,现在宫家是襄儿在勉力支撑着,她此前从未经历此等重大变故,没有立即张皇失措,分寸尽失便已算十分可贵了。”

    这般情形倒也还在意料之中了。

    “秦烜伤势如何了?”

    听我主动打听秦烜的伤势,又想起当时那救命之药是我给宫襄的,陈小鱼忽然觉得,也许宫家还有希望也说不定。

    “还好,已无性命之虞,得多亏了公子当时所赠灵药了。”

    陈小鱼别有所指,似乎隐约已经感觉到了我待宫家别有不同。

    我不禁微微一笑,转而又十分细致的问起了如夫人。

    “那如夫人如何了?”

    “如夫人身子并无大碍,请了大夫诊脉说是忧思伤怀过度,还需好生静养几日,只是……”

    “只是如何?”

    此时,小鱼是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我对宫家如夫人的关切之心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