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任家五小姐_分节阅读_9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翼翼了。可休竹也实在没立场去注意什么,二房屋如何横竖与她不相干的,明夫人会比二奶奶更紧张二奶奶肚子里的孩子,能出什么意外?

    一时,二门上婆子来回,海夫人和侯爷等人到了,休竹瞧了瞧准备工作,便去太老夫人屋里等着。

    酉戌时三府合众吃了晚饭,四个壮实的婆子用滑竿将太老夫人抬到赏月地点,里头早已灯火通明。依旧是爷们和女眷分开入座,中间隔了一道琉璃屏风,太老夫人坐了头首,那边自是侯爷和四老爷坐了头首。

    大伙入座,二奶奶也来了。给众人见礼,明夫人忙叫她坐下,黄大奶奶瞧着冷哼一声,拉着休竹大声道:“嫂子也别忙了,坐下来吧。”

    那边太老夫人便示意休竹坐到她身边去,恰好周夫人尚且没有入座,忙也劝着休竹挨着太老夫人坐,她侧过去挨着海夫人坐了。接着黄大奶奶就挨着休竹坐了,又喊其他姊妹跟着入座,大家让一会,倒也是热热闹闹的。

    可在二奶奶瞧来却实在不是滋味,明夫人虽也挨着周夫人坐了,她却只能挨着明夫人坐,还有一种被众人遗忘的感觉。不觉得扭头看了明夫人一眼,见明夫人笑容得体,端庄尊贵,似是丝毫不介意。

    目光不觉从众人脸上扫过,东西府姊妹都是文文静静的,赫连奶奶背靠着椅子,显然不太适应这样长久端坐的姿势。黄大奶奶和休竹低声说着额话来,休竹直笑不语,那黄大奶奶似是察觉到二奶奶的目光,不觉抬头似笑非笑地看了二奶奶一眼。

    这时,周夫人便叫婆子把温酒斟上,黄大奶奶闻言笑道:“四婶子也别急,今儿嫂子少不得婶子的酒。”

    周夫人笑道:“你还不知道,你婶子也是没酒量的,今儿大家赏月为主,饮酒取乐,不能过了。”

    休竹忙点头,这黄大奶奶的酒量她是不能比得,可依着黄大奶奶喝了几杯就酒性大发的性子,估计不喝几杯也难。

    这边倒还好,隔壁就安静了许多,不时就瞧见范鸿等年纪尚小的兄弟走出厅房,去外面亭子里赏月。

    朱妈妈打发婆子过去询问,回说那边侯爷让几位哥儿作诗助兴呢!朱妈妈说给太老夫人听,太老夫人脸上露出笑来。休竹便打发婆子去准备文房四宝,这边周夫人笑道:“给他们兄弟说,做得好的,我们这边也有赏。”

    那婆子笑盈盈过去,一时侯爷和四老爷、靖南王端着酒杯过来敬太老夫人的酒,众人也随着喝了一杯。二奶奶不由得就紧紧盯着侯爷,只见侯爷立在太老夫人跟前,微微弓着背,眼睛垂着,也不看众人。

    太老夫人只尝了一小口,侯爷忙制止了,大伙也都劝着,太老夫人放下酒杯,颇为欣慰地瞧着一屋子的人。四老爷陪着说了几句话儿,三人方才过去。

    因此,黄大奶奶也不敢多劝大伙喝酒,气氛有些压抑,谈不上愉悦。其他人或吃茶,或品尝点心和下酒小菜。

    终于,在东西府及范鸿从亭子外回来才有些热闹,那边侯爷和四老爷看过众人的文章,又拿过来念给太老夫人听,众人也聚精会神。休竹对诗词没什么造诣,不过也听得出唯独范鸿一首七律诗做得最有意境,且不浮夸。

    小小年纪有这样的才华,让休竹想起了庆禹王。庆禹王自幼身体羸弱,所以不似范家祖先和侯爷及四老爷,而是文科出身。在这样的大家族,他作为长子也实属难得。

    最后侯爷宣布排名,毫无意外范鸿得了首魁。太老夫人便让他们几个兄弟进来,东西两府的都是庶出哥儿,今年夏天才从外求学回来,如今也是各自在家请了先生读书。年纪略大的已经开始学做文章,准备参加科考。

    明夫人满是慈爱地看着范鸿,侯爷虽无特别明显的欢喜,目光落到范鸿身上,却有些复杂难懂。二奶奶眨眨眼再看时,侯爷的脸已经面朝太老夫人去了,朝太老夫人作揖。

    朱夫人替太老夫人打了赏,其他哥儿也分别都有,就范鸿多了一样。周夫人和海夫人尾随,各自赏了几支毛笔和上等宣纸,其他兄弟略少一些。

    明夫人瞧着她们,不觉在心里冷哼,只面上笑盈盈的,忙叫范鸿谢谢太老夫人和两位婶子。休竹等同辈的,作为嫂子也赏了一些东西出去。

    热闹气氛过去,屋外月亮升起,大伙儿赏了一会儿月,太老夫人露出乏意,只挥手示意大伙继续,她要去歇歇了。

    大家自然也不会继续,赫连奶奶身怀六甲,早就撑不住了,周夫人随着大伙一起将太老夫人送进屋,便提出回去,二更天的时候,海夫人、侯爷等都相继散去。

    休竹留下张妈妈和缪妈妈打理,也同靖南王一起从太老夫人屋里出来。月色甚好,不需要灯笼依旧能看清楚脚下的路,后面丫头婆子尾随,保持五步的距离,休竹和靖南王并肩而行,挨得也算近了,如果挽住靖南王的胳膊,后面的人应该看不到吧?

    休竹早就想这样做了,现在有机会自然不会放过,虽然靖南王明显身子一僵有些不太适应,休竹却没打算放手,反而抓得更紧,好似怕靖南王溜掉一般。

    这倒惹得靖南王扬起嘴角笑起来,休竹没瞧见,而是琢磨着说道:“我想从现在开始,让缪妈妈协助张妈妈打理一般琐事,王爷如何看?”

    靖南王自然明白休竹的打算,何况他也不想休竹如此劳累,点头笑道:“夫人要怎么做就怎么做。”

    那就是鼎力支持,休竹很满意,一天琐事不外乎那些,张妈妈跟着休竹也看了快一年,而且众人也知她的身份,自是会服从她。这事儿必定要在休竹怀孕前定下来,到时候众人也就不会惊讶了。即便那个时候明夫人体谅休竹要帮着料理,却也受了限制。

    有那么一刻,休竹觉得是自己多心,毕竟明夫人这些日子确实安静了。可想到靖南王,休竹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当初自己便是这般让明夫人放松了警惕,只怕明夫人也学着了。

    耳边突然传来靖南王喃喃低语:“为夫已经非常努力了。”

    休竹红了脸,扭头嗔怪地瞪了靖南王一眼。她的脸笼罩在朦胧月色下,却似乎比天上那一轮明月更为耀眼,耀眼的让他很想将她吞进肚子里。

    终于回到屋里,看着靖南王微红的眸子,休竹直接叫碧翠等丫头不用服侍,直接下去歇息。休竹到了一杯茶,耳边传来关门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