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任家五小姐_分节阅读_9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门声,下一刻就陷入靖南王宽阔的胸膛里。热气从休竹耳根子上拂过,温热的唇瓣落下来,很快休竹就有些犯晕了,软绵绵地靠在靖南王怀里,直到大手掌覆盖住胸前的柔软,休竹回神,喘着气低声道:“让我先去换衣裳。”

    靖南王不肯,更紧地抱住小妻子越来越纤细的腰肢,温热的唇瓣如雨点儿似地密密麻麻落在休竹颈子上。

    最终,还是拗不过小妻子,靖南王随着一道去了净房,休竹红着脸赶他出去,靖南王失笑:“夫人身上哪一处为夫不知道?”

    知道是一回事儿,可毕竟灯光没有那么亮,眼看着休竹就要发怒,靖南王无奈地摇摇头出去。休竹松了口气,靖南王越来越百无禁忌,休竹不想因为别的什么而破坏气氛。

    而事实证明,休竹的考虑很正确,那种穿透骨髓的酥麻从身体各处传来,粗重的喘息在夜里悄然奏响,羞得窗外万物也静悄悄的不敢发出一点儿杂音。

    激情褪去,休竹依偎在靖南王怀里,身体的满足让她不觉舒口气。心里默默算着日子,虽然脑袋困倦得有些迷迷糊糊,可也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小日子。

    耳边传来靖南王渐渐匀称的呼吸,以及他特有的低沉醇厚的嗓音,“夫人还不累么?”

    休竹立刻一动不动,闭上沉重的眼皮,悠然进入梦乡。

    靖南王弯起嘴角,扭头一个亲吻自然而然地落在休竹光洁的额头上,拨开额发,贴着小妻子暖融融的脸颊睡去。

    中秋过了,气候便是一日比一日凉快,太老夫人在这边住了三天后,海夫人便过来透出要接太老夫人回去的意思。这话也只说给休竹听,倒也不敢挡着太老夫人的面儿。

    休竹有些为难,笑道:“先给朱妈妈说一说吧。”

    王府任何人去说都有赶走太老夫人的意思,休竹还是希望海夫人自己去说。侯爷放下茶杯,对此也不表态,海夫人眼里露出几分不悦来。

    黄大奶奶瞧着道:“嫂子说的不错,先给朱妈妈说说。”

    放眼整个范家,除了朱妈妈怕是没人敢驳太老夫人的意思,即便是侯爷。海夫人扭头看了黄大奶奶一眼,也不说话,隔了半晌说乏了便起身回去。临走时,特特瞧了侯爷一眼,侯爷嘱托休竹几句,也跟着回去了。

    不过,侯爷也很好劝太老夫人,他作为儿子,担心母亲理所当然,同样可以用当初的借口请太老夫人立刻回去。海夫人不满的倒不是休竹,而是侯爷,所以每次侯爷过来给太老夫人请安,她便随着一同来,然后跟着一起回去。

    其实,没有多少人是天生就冷淡的。之前钱妈妈在的时候,便说起过年轻时的海夫人,话虽不多,倒不是每日里都板着一张面孔。大户人家的夫妻,举案齐眉的少之又少,相敬如宾的却也不多,海夫人已经很不错了,她很理智,遇上侯爷这样的人。

    可她不理智又能如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古代女子出嫁,就相当于第二次投胎,好与不好还有多少拼搏的路子?甚至比第一次投胎更为重要,然后这些却都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即便最初自己掌握了,可命运的走向,有几个人能看透的?

    总之,太老夫人近期是没打算回西府,但也绝对不会住多长时间,太老夫人也想保全侯爷的脸面,不想让侯爷落个不孝的名声。

    二奶奶害喜厉害,自中秋那天诊断出喜脉,朱妈妈便传达了太老夫人的意思,让她在屋里养胎,明夫人自然也效仿了太老夫人的意思,说头三个月最要紧,不必每日请安。

    二奶奶也乐得不用跑来跑去,安安心心地在床上躺着了。范炎自是欢喜,每日里早早回来,沐休也不去别处,就待在二奶奶屋里。

    这样过了几天,二奶奶身边的嬷嬷便好言劝道:“奶奶合该给二爷身边安排人了,这样下去,日子久了也难保不会再出别的事故。”

    二奶奶淡淡看了那嬷嬷一眼,心里对上次秋蝉的事儿依旧有些介怀,也不想怎么搭理这嬷嬷。可自己在这边,除了跟着过来的人可信任,其他人如何肯信的?再说,她也凉了这嬷嬷一段日子,如今这院里原来的管事婆子年纪大了,也合该有个自己的人掌管院子里的事儿。

    “嬷嬷说的,我心里自然明白,原来不是有两个丫头么?一会儿你下去安顿一下,晚上我就叫二爷过去。”

    那嬷嬷一听,立刻笑盈盈道:“奶奶理应如此,没得落下个不好的名声。”

    二奶奶轻笑一声,晚上叫范炎过去,范炎心里原还乐着,心想必然是二奶奶陪嫁丫头或者夏蝉,哪里想到是以前的通房丫头。范炎顿时没了兴致,只抱着二奶奶说就在这边陪着二奶奶。

    二奶奶如何不明白范炎的心思,夏蝉虽不经常出现在范炎跟前,可底下的丫头都知道范炎经常借故找夏蝉。只这夏蝉行事与别人不同,不但主动避开范炎,还多次婉言拒绝。

    翌日,二奶奶特意叫了夏蝉到屋里说话,还把其他丫头都支退出去,婉转地透出要夏蝉伺候范炎,等以后生子便抬为姨娘。

    那夏蝉听了,竟然眼眶一红,跪在地上求二奶奶开恩,嘴里道:“奶奶这可叫奴婢还有什么脸面?倘或奶奶觉得我有二心,只做主打发出去便可。”

    二奶奶冷眼看着她,见她说的情深意重格外认真,心里不觉动容。细想来也许夏蝉真没有这样的心思,又想到夏蝉对王府一切都了解颇深,对自己倒也有用处,忙笑道;“你先起来吧,我只是说说罢了。”

    夏蝉闻言才站起来,二奶奶故意叹口气,满是愁容地道:“我身边的几个丫头你也瞧见了,模样不算标致,二爷也瞧不上。可如今我自是不能够,让二爷难为我心里也过意不去。倘或去外面买几个丫头,不是知根知底的,也不知是否干净。”

    夏蝉听了,知道二奶奶是想在自己这里寻个主意,忙擦了泪,细细琢磨一番,笑道:“奶奶何苦去外面寻?眼皮底下就有一个,年纪虽然大了点儿,可毕竟更懂得照顾人。”

    这话让二奶奶怔住,疑惑地看着夏蝉,夏蝉伸出大拇指。二奶奶蹙着眉头琢磨,年纪大的,大奶奶身边也只碧翠年纪大。可也未必肯呀,跟着大奶奶如何也比跟着二爷好吧?

    夏蝉明白二奶奶的担忧,轻笑一声道:“奶奶怎么忘了,咱们王爷连那半山腰上的人都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