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女帝憨夫(上)_分节阅读_6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没一下地拨弄着,垂眸专注地盯着杯中,期间,偶尔才抬眼看他一下。那幽深的眼神中透着诡异,害他这个堂堂的兵部尚书大人的小心肝颤抖了。

    难道,小王爷知道了自家憨小子有了女人,来找麻烦的?

    虽说琢磨不透对方来意,心里七上八下的,但宇文浩然从头到尾都是笑脸相迎,找了话题来说。只是,阴冷小王爷的不配合,弄得差点冷场,害他的笑脸险些挂不住了,老脸尴尬!

    宇文浩然的内心已经对不讨喜的小王爷暗中腹诽了数十次,但更多的是为接下来该找怎样的话题才能不冷场而绞尽脑汁中,他都已经从茶叶说到了珏洺山的清泉,从品茗谈到了下个月的春狩了,难道接下来他该从春狩往朝堂上的事引吗?不行,绝对不可以!这个小王爷冷酷无情诡计多端阴晴不定,谁知道一旦提到了朝堂中的事,小王爷会不会给他下个套,让他们宇文家成为算计别人的一颗棋子。

    “听说——”终于,狄羽琏她慢腾腾地开口了,那个“说”字还特别地拖了长音。仅这两个字,再配上那语调,使宇文浩然的脊背不由自主地浮起了一阵恶寒,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比起品茗来,宇文大人更爱收藏大诗人大词人们的诗词真迹?”

    “下官是比较偏爱各朝诗人的诗词真迹,幸运地收藏了一些。”宇文浩然心一放,赶忙回答。嗯,这个话题很安全!

    “哦,不知可否让本王瞧一瞧呢?”

    “……”宇文浩然嘴角的笑有一瞬间地瞬固,原本放下的心又被迅速地提了上来,内心泪了,这个话题哪里安全了?小王爷该不会是肖想他的珍藏吧!?

    事实上,他猜对了!

    狄羽琏的来意很简单,就是过来惩罚这位未来的公公大人,为自己出气的。由于宇文这一家子既不能杀也不能砍,所以琏王大人只好“委屈”自己,另想了出气之法。

    这几天,暗中联系下属,得知自己“染了风寒”,可以告假休养的她是大大方方地跟宇文逸臣住在了一起。她才不管自己这个未婚女子就这样不合礼教地住在了男方这里是否会被别人说闲话,毕竟对于她来说,礼教算什么东西?凡事她琏王说了算!至于她的真实身份,她还在执行能拖则拖的原则。

    此时,她之所以能用真正的身份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宇文逸臣正在琏王府当值。而她,早就安排好了,在她惩罚完未来公公前,他是绝对回不来的。再加上宇文逸臣怕他白天去琏王府轮值的这段期间,他的家人会让她受到什么委屈,故而想了办法,磨着他爹下令不准府内任何人打扰她,理由是她身子弱,需要多休息,经不起人扰,至于那什么学习礼仪规矩之类的事情更是被取消了,也就是说宇文府内的其他人都以为作为小羽的她还在宇文逸臣的院子里,实际上,他的寝院里也确实有一个小羽——易了容的某人。

    听小王爷这么一说,宇文浩然纵有千万个不愿意也没办法,谁让人家是王爷,得罪不起呢!他立刻笑着说:“这个当然!没想到王爷也对这些诗词真迹感兴趣。常鹤,你去把我收藏的那几本诗词真迹拿过来。”他转头吩咐身旁的总管常鹤,并飞快地使了个眼色。

    常鹤了解自家宗主的意思,应声就要告退,却不想狄羽琏已经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站了起来,阻止了他的进一步动作。

    “不用那么麻烦。听说,宇文大人的书房藏书很多,正好本王也想参观参观,我们就一起过去吧。”丝毫没有避开别人书房重地的自觉性,某王爷很厚脸皮,反客为主了。

    毕竟是在朝多年的大官,明面上,宇文浩然的神情毫无一丝异样,马上示意常鹤不用去了,起身陪同狄羽琏一起前往自家书房。实则内心频频抗议:书房乃我宇文府的重地,小王爷你很没眼色很霸道!可惜,身为臣子的他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真敢抗议。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宇文浩然一回想起来,心就在滴血啊!

    当时,到了书房的狄羽琏竟熟门熟路,像在自己的书房内,直接准确地“找”到了她要的诗词真迹——宇文浩然的心头肉,拿起一本来看、不,快速地翻了起来。

    “哗啦!”

    某人翻书动作“有点”大,声音有点响,故而,书的主人他、小心肝颤抖了一下。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翻书速度是越来越快,动作也越来越大,更别提那纸张被弄出了多少道折印了。

    小王爷,慢点翻!轻点啊,轻点!这可都是年代久已的珍藏,经受不住您这样的摧残!宇文浩然既心疼又着急,真想伸手抢回他的宝贝珍藏。

    “哗啦哗啦——刺啦——”果然年代已久远,如此脆弱,终于,在某不良小王爷“不小心”地折腾下,宣告阵亡——某一页被撕开了个口子。

    啊啊啊!宇文浩然的脸色发青了,那道“刺啦”的声音,简直像是在撕他的心,令他抓狂的肉痛,差点失去理智替皇上教训儿子!

    做了坏事,某小王爷她丝毫没有歉意,更没窘意,仅“啊”了一声,将手中的书合上了。

    看见她的动作,宇文浩然努力地让自己顺气,劝告自己,这个小王爷不能惹,千万要忍住!没关系,那本诗词真迹还在,只是撕了口子而已,啊啊啊啊!小王爷,你要干什么!?宇文浩然的眼珠子差点没登出来,傻眼地看着狄羽琏把合上的诗集“很顺手”地放到了一旁的小福子的手上,然后,继续进行“哗啦刺啦”的破坏行为。

    待他反应过来之时,如风卷残云一般,他的珍藏早已被小王爷搜刮了一大半。

    “本王这些天在府内休养,怪闷得慌,如今倒是好打发时间了。谢谢了,宇文大人,这些就先借本王看几日了。”狄羽琏很满意地道。

    “……”这、还能还得回来吗?

    于是,这事整得宇文浩然几个晚上都没睡着,心疼地要死,很多天都像蔫了的茄子,没精打采。

    么个人都有自己的特别爱好,宇文浩正非常了解大哥宝贝那些诗词真迹的程度就跟他宝贝自己收藏的那些个珍惜古玩一样,宛如心头肉。因此,当他听闻他大哥的遭遇后,深表同情,同时,暗自庆幸自家府邸不是在煞星小王爷的隔壁,对方魔爪伸不过来。

    只是,事实证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