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坐享之夫(原名:坐享八夫)_分节阅读_22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步,虽眼神中流淌出不舍,但表情却异常的冷漠。

    “怎么,舍不得我?也难怪,怎么说也相处了六年,好歹是该有个感情的、”绝圣扬唇笑了,依旧是那种讽天刺地的笑容,说罢,他掏出一块墨色令牌,再随意的放在手中拋玩。

    “丫头,这几年你做的很好。白天伪装,夜晚勤奋,组势力、建暗阁,一切都做的有有条不紊,步步为营中见得周全,呵呵,即使是我,在此也不得不要称赞你一声,你的确是我这么多年来所见过的,最聪明,最坚强,也最某略的女子。”

    “绝圣过赞了,我没你说的那么好。”淡淡一笑,少女抬眼,脸色自若,绝美的小脸上尽是倾城绝尘之姿。

    “呵呵,都这么久了,还是改不了这清冷的性子!我都说了,女孩子家就应该多笑,免得将来找不到夫君。”还是抛着玩那令牌,绝圣笑说道。

    闻言,少女淡淡,眼睛微斜:“白天笑多了,晚上不想笑!还有,谁说我没有夫君?前一阵子抢了几个回来,弄的府里都快住不下了。”

    “哈哈,那些可不能算,又不是真心!”

    “真不真心有什么关系呢?不过都是些逢场作戏罢了!”少女淡淡的回答,声音没什么起伏波澜。

    见此,绝圣玩味,口中揶揄:“嗯,不错,当真不错!不愧为我绝圣的徒弟,行为做事,就是与旁人不同!哈哈!”

    抬头一笑,身体后仰,一个大力,墨黑的令牌便到了少女的手里:“丫头,我要走了,留着这破玩意儿也没有用,不如送给你耍耍,将来最好能掀起个什么腥风血雨,也好让我听着高兴高兴!”

    收起笑容,深意所长的看了下人儿,绝圣抬手,慢慢的挥挥。

    见此示意,少女明白,在手握令牌之时,定定相看,终是许久,轻轻的吐了两个字:“保重!”

    转身离开,脚步缓慢,心里有些沉重,可是这时候,身后的罡风四起,少女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一股含着强劲内息的掌力被直直的打在她的背上,让她的身体不由的一下子飞了出去。

    “丫头,给你点内力,呵呵!不过我说过,天下没有不要钱的午餐,我这内力与你自己所习不同,是排斥,抑或是融合,皆要看你的自身造化了……”

    玩佞的身影迅速闪开,一阵风似得再无了踪影,少女微扶着肩,看着那片空地,久久的,不发一语。

    ……

    十五岁的年华已过,十六岁的芳华正茂, 这天,汝阳王艳丽的身影随意的在府中走着,虽然样子百无聊赖,但是在她心中,却满满的思索着事情。

    翼修来报,宋宇阡异动,想必他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想要开始有所动作了吧?

    是要到交手的时候了吗?也许吧!因为这一天,总是会到来……

    汝阳郡主步履无意,居然不经意中来到了书离阁前,往前看去,书离似乎正准备沐浴,此时来扰,似乎……

    身影想走,此刻不想引起什么不必要的事端,可是才走两步,胸口猛的两股气流涌动,激烈争斗的她全身颤抖,快要死去。

    这府中到处有宋宇阡的眼线,不愿被人看出其异状的汝阳郡主,忍着剧痛,惨白着脸跃上一旁的假山,从这个视角,正好将书离沐浴的情况看的个清清楚楚。

    承受着漫天剧痛,嘴唇也开始被体内的两道真气击撞的开始哆嗦,她用尽全身之力拼命忍耐,可是却在千钧一发之时,一声尖利而故意的叫声响起,然后随之一声水盆落地的响声之后,便见喇叭花害怕惊讶的声音:“郡、郡主……”

    一声郡主,阻的书离暂褪衣物,却使得此时正处在紧要关头的汝阳郡主心神一晃,两道原本相抗衡的真气突然有一方占了上风,接着随即失控,让她的眼前一黑,身体无意识的向后仰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芳魂而去……

    ……

    “大人,这九公主半魂命数已尽,我们如果再不将其另一半魂归主体,恐怕上头知晓后怪罪下来,我们这不好交待啊……”

    阎王殿中,判官一脸苦样的看着阎王,神情左右为难。

    见此,阎王郁闷的一甩袖子,一屁股坐在阎王椅上气呼呼的道:“妈的,你以为我想啊?当初九公主因在凡间调戏了八名男子而被贬轮回历练,我也想将她好好的送去投胎啊?可是那该死的丫头,偏偏顽劣不堪,趁我不注意时剪了我的胡子,害的我手一抖,将她化为两魂,各自投到不同的胎里去了。”

    “唉,你说说这种乌龙事,我愿意吗?且不说这是犯了规矩之事,万一这事被九公主知道了,以她那个精灵古怪,刁钻邪恶的性子,日后还不把我这阎王殿给拆了啊!”

    阎王一脸怕怕的说道,小心肝“噗通噗通”跳着个不停。闻言,判官虽深表同情,但是事情还是得处理啊?

    “大人,话说如此,可是如果再不将九公主的半魂归体的话,等三日后那汝阳郡主阳气散尽,我们就是再补救,那也是回天乏力啊!大人你想想,就公主是轮回历练,可是这才第一世,就被你给整成了这样,这事万一要让上头知道了,那结果……”

    判官说的千分吓人,万分恐怖,一听这话,阎王好不容易平缓下来的小心肝又开始“噗通噗通”跳个不停,于是只得苦着脸向判官求救,口气极其无奈:“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我警告你啊,不管怎么样,我将九公主魂魄一分为二的事可千万不能让她知道啊!要不然我们俩可就……”

    用手抹了抹脖子,示意将会死的很惨,在两人齐齐打了个冷战后,判官一脸“有主意”了的向阎王说道:“有了!”

    “有啥?快说!”

    “大人,你不是怕九公主的另一半魂魄知道这件事吗?那我们就给她来演场戏,这戏的名字啊,就叫做时下最最流行的‘穿越’!”

    “穿越?你小子的意思是~~就是让我就爱你个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九公主的另一半魂魄抓回来,然后假装自己抓错了,于是在无奈之下,只好让她去借尸还魂?”

    阎王异常聪明的道出判官之意,于是两人在叽里咕噜之下,开始主导了这场机缘巧合之下的穿越。

    ……

    “宋姑娘,放心吧,本王不会害你的,此次穿越,本王不仅给你安排一世荣华,还带给你一些你意想不到的东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